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9

作者:简亦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到了小别墅,顾凛、颜念念和老爷子进了书房。

    颜念念把那张纸片拿给老爷子看, “这是从笔记本里找到的, 就夹在塑料封皮的封底处。”

    老爷子接过来,仔细地看了一遍, 脸色顿时阴沉了。

    他皱着眉头,眉间的川字纹很深, 嘴角微微下垂, 还没有开口, 身上那种久居高位的威严感就让人透不过气来。

    颜念念悄悄咽了下口水,“这笔迹确实是我爸爸的。”

    老爷子垂眸盯着手中那张薄薄的纸,良久,叹了口气,“是我太大意了。”

    既然这是颜清林所写, 那就说明当年害得外孙毁容的那把火是柳如真放的, 可是他却没有查出来, 反而让柳如真成了外孙的继母。

    着火之后他确实派人去了那个别墅,栏杆上有人翻过的痕迹, 但除了顾凛,显然救他的人也是翻了栏杆的,而且他赶到医院之后, 救顾凛的人已经走了。他并不知道是几个人参与了救人,所以尽管栏杆上能看出来有好几个人的痕迹,他也没能查出来这件事跟柳如真有关。

    不过,据他所知, 颜清林和柳如真并无联系。

    “念念,你爸爸是怎么知道起火之事的?”

    颜念念把八岁那年爸爸带着她来燕城,本来想偷偷看一眼,却意外发现了柳如真放火的事说了一遍。

    老爷子心中怒火险些没有压住,柳如真用心险恶,这把火并不是要烧死外孙,而是把他烧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他同时又十分庆幸,要不是当时小丫头进了暖房,外孙伤的可就不是脸上那一点儿了。

    “念念,谢谢你救了我们爷孙两个。”他还以为小丫头让他免于落水是很大的恩情了,没想到原来小丫头八岁的时候已经救过外孙了。

    颜念念心里其实很有些忐忑,毕竟柳如真是她的生母,没准老爷子爱孙心切,恨屋及乌就把她也记恨上了。现在见老爷子说出感谢的话,她心头顿时一松,“外公,您不怪我就好。”

    顾凛轻轻挑了一下眉毛,他刚才在车上就发现小丫头有些心不在焉,把她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就明白了她的顾虑,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咱们是一家人。”

    他把“咱们”两个字说得比较重,言下之意——颜念念跟他和外公是一家,并不算是柳如真那一伙的。

    颜念念听明白了,漂亮清澈的眼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抿着唇一笑,“外公,这个药方应该是我爸爸十年的心血,我觉得可以一试。”

    “嗯,我这就派人准备上需要的东西。”顾凛脸上的伤可以说是老爷子的心病,这么多年他一直寻医问药想要治好,都没有结果。他不知道颜清林有多大本事,但一个痴迷植物学的人花费了十年心血研究出来的药方,还是值得一试的。

    顾凛倒是没有很激动,经过前段时间分手的事,他对脸上的伤已经看淡了。

    小丫头喜欢他,这就够了。

    而且,她喜欢他的时候,他脸上就是带着伤的。

    相比药方,他更在意柳如真的事,“外公,当年的事还能查清楚吗?”

    因为还没有拿到顾瑶的血液样本,他们派了人去查柳如真和顾平川上大学时候的情况。

    老爷子摇了摇头,“顾平川和柳如真都是在燕城上的大学,但他们不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上的大学也不是同一个,可以说,上大学之前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两个人家庭情况都不好。”老爷子顿了一下,顾平川一穷二白,这也是他当初不赞成女儿嫁给顾平川的原因,虽然不求门当户对,他也不是非要女儿嫁到豪门,但至少也应该都过得去。

    “他们在大学期间都需要打工赚钱,两人都做过家教,暑假时都不回家而是留在燕城打零工。”老爷子说道:“快二十年了,家教、零工这些又没有正规劳务合同,所以他们都在哪儿打工,会不会因此而相识,已经无从查起了。”

    他扫了一眼,见颜念念神色有些失望,笑道:“其实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顾瑶和顾平川的关系。”

    颜念念的小脑袋点了两下,确实,只要顾瑶是顾平川的亲生女儿,父亲和柳如真、顾平川和江芷的两桩婚姻就都是有问题的,谁在乎柳如真和顾平川是怎么相恋的?

    顾凛黑眸中闪过一丝冷戾,“外公,咱们不能等太久,顾瑶每天都要去乡下上学,她花在路上的时间那么多,这中间出个小小的车祸也是很正常的。”

    颜念念一下子就听懂了,只要两车碰撞,顾瑶受了轻伤就行,他们或者能当场取到血液样本,或者等顾瑶进了医院,都能达成目的。

    “嗯,好主意。”老爷子笑眯眯地点点头,“不过不用这么麻烦了,顾瑶的血液样本我已经派人送到医院去了,就在你们来的时候。”

    顾凛眼睛一亮,“外公是怎么拿到的?”

    老爷子笑了一声,“医生不是说了吗,带毛囊的头发、口腔试纸、牙刷、血液、精|液、经血都可以做为亲子鉴定的样本。”

    他是想着情况未明先不要打草惊蛇,如果两周内拿不到顾瑶的样本,再考虑让顾瑶出车祸意外、学生打架等手段。他安排在顾家的人是想找机会换顾瑶的牙刷,没想到正好赶上了顾瑶的生理期。

    不过偷顾瑶用过的卫生巾这件事有点恶心,他没打算详细说。

    见颜念念和顾凛都有些激动,老爷子笑道:“别急,过上一两个小时,医院那边就该有结果了。”

    他指尖在那张薄薄的纸上点了两下,“你们觉得,这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至于我,不要追究,我心甘情愿。

    顾凛看了一眼颜念念,见小丫头脸色发白,大手探了过去,握住她的手。

    颜念念抬起头,“这是爸爸临死前写下的,上一句暗示了柳如真放火,这一句……”

    她纤长的睫毛飞快地眨了几下,饱满的唇瓣死死地抿了起来,“我觉得是……爸爸死在了柳如真的手里。”

    老爷子看了看顾凛。

    顾凛点点头,“当初警方的判断是误食剧毒之物,但这件事才过去了几个月,很多痕迹都没有消退,我想,我们能查明真相。”

    他顿了一下,迟疑地看着颜念念,毕竟颜清林说了“不要追究”,这算是遗言了,不知道小丫头心里是怎么想的。

    颜念念语气坚定:“必须查明真相,如果真是柳如真杀了我爸爸,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老爷子赞许地点了点头,“好,那我叫人过来,咱们商量一下。”

    因为今天本来就在等亲子鉴定的结果,所以关律师也在别墅客房休息,接到老爷子电话,不到一分钟就过来了。

    关律师是位四五十岁的资深律师,跟了老爷子很多年,这次调查顾平川和柳如真当年的关系,就是他带着几个人负责。

    接过老爷子递过来的纸片,关律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问道:“这确定是颜清林的亲笔吗?”

    颜念念点点头,“爸爸的笔迹我很熟悉,至少让我看,这是爸爸的亲笔。”

    当然,不排除这世上有模仿专家,但这张纸是从黑皮笔记本里找出来的,应该不是仿写。

    “如果这是颜清林所写,那这最后一句话很可能暗示着他是死于柳如真之手。”关律师看看三个人都没有意外的神情,估计大家都是这么推断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颜清林是死于中毒,现场没有挣扎撕打的痕迹,除了研究所同事,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

    他这些天把顾平川、柳如真、颜清林甚至江芷的情况都了解了一遍,自然很熟悉颜清林的案卷。

    “如果凶手真是柳如真,这说明她是提前有预谋的,很小心地没有留下指纹。”关律师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投毒案很难侦破,比如前些年某大学的投毒案,被害女生就是在宿舍被投毒,所用的毒、下毒的手段都非常清楚,凶手很大概率就是同宿舍的其她女生,但即便这样,这个案子到现在也没能结案。”

    关律师又举了几个例子,比如邻居一家几口死于老鼠药之类的,明明凶手就在那么两个人当中,却因为缺乏关键的证据,而不能结案。

    颜念念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顾凛。

    她一直没想明白前世顾凛为什么要那么极端的亲手杀了柳如真,明明可以报警让柳如真偿命的,他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现在听了关律师的话,她突然想到了,可能就是因为投毒案很难水落石出,走法律途径,顾凛并没有把握替她报仇,毕竟警方都判定她是死于心脏病发作了,而且,当天她并没有从柳如真的手里接过任何吃的喝的,也不知道柳如真是怎么给她下的毒。

    这家伙……

    颜念念心里一阵酸疼,她细白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了顾凛的手。

    顾凛歪头看了她一眼,悄悄捏了捏她的手心。

    关律师说道:“如果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一般人第一次作案成功后,之后很可能会复制第一次的方法,一是熟悉,二是因为成功过心中有得意感。”

    顾凛和老爷子同时看了颜念念一眼,确实,在她的梦中,小丫头也是死于柳如真下的毒。

    关律师愣了一下,他这么说是怀疑江芷当年跳楼自杀有什么隐情,但看老爷子的意思,眼前的颜念念也中过柳如真的毒?

    颜念念深吸了一口气,“关律师,你那里是不是有我爸爸案件的卷宗?我想仔细看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