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5 章

作者:公子于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好看到一定程度,其实差别就没有那么大了, 有时候八分的帅哥, 比十分的帅哥更有特色,美的更叫人印象深刻。

    比如沈金台。

    今晚星光都在他身上, 作为视帝最热人选,他真的是意气风发少年郎的姿态。

    白清泉, 沈金台, 郑思齐, 他们三个走红毯前商量好的统一口径:“能提名对我来说就特别高兴了,今晚比较期待《东宫来了》能拿到最佳电视剧!”

    越是这种时刻,越是要谨慎发言,奖没颁之前,一切都可能发生。

    哪怕他们都觉得他们三个的奖里头, 沈金台的最稳。

    白清泉觉得郑思齐的最佳男配也很稳, 呼声很高。

    不过今晚压轴的并不是东宫剧组, 还是老戏骨陈放领衔的《关西往事》剧组。

    同样是视帝大热人选,红毯主持自然也不会放过。

    “陈老师, 作为两届国华奖的获得者,得了几次,是不是会比较有经验, 您觉得您今天晚上有几成把握,拿下您的第三座视帝奖杯?”

    -陈放是影视圈大佬了,态度很从容,笑着接过话筒说:“我得过奖, 也空欢喜过,没得之前一切都没定数,今年入围的其他演员也很优秀,看评委们怎么选了。”

    主持人很坏,笑着继续问:“刚刚走过去的东宫剧组里头,出了两个最佳男主提名获得者,您看过这部剧么,您觉得他们演的怎么样?”

    “你这个主持人坏的很,”媒体人也是一堆笑声,陈放笑了笑,说:“《东宫来了》这部剧这么火,我肯定是看过的,演的都很好,不然也不会获得提名,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跑龙套呢。”

    ----

    “是啊,他们三个好像都是二十出头吧,我的二十岁还在干什么!”

    “沈金台如果拿视帝,应该是国华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个了吧?”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我觉得最佳男主,最佳导演和最佳电视剧这三个,东宫最多得两个,这三个呼声都很高,哪个得都说得过去。”

    “拜托给最佳男主吧,弥补一下李叙的遗憾!”

    “被你们越说越紧张了,沈金台如果不得奖,我会哭的!”

    ---

    不止网友紧张,沈金台自己也很紧张。

    他还是第一次出席颁奖典礼,认识的不认识的,举目望去全是大明星。

    晚上八点钟,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东宫来了》先声夺人,率先拿下最佳摄影,紧接着又拿下了最佳编剧大奖,当《东宫来了》的视频片段在大屏幕上播放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

    孟晓声平时那么淡定的一个人,领奖的时候竟然泪洒现场,看的沈金台都动容了。

    孟晓声其实很不容易,那么大的一个戏,全民关注,他的压力之大超乎想象,最后他为李叙设置的结局虽然遭到了网友的攻击,可业界还是肯定了他的艺术创作。

    “接下来,我们要颁发的是最佳男配角,有请颁奖嘉宾……”

    越是临近,众人越是紧张,得奖几率越高的越紧张,像白清泉,自认得奖几率不高,虽然也抱着侥幸心理,可相对就没那么紧张了。他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沈金台,挑了一下眉毛,示意沈金台微笑。

    沈金台还笑的出来,郑思齐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他不但是第一次参加颁奖典礼,还是刚进演艺圈的新人,这个奖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太紧张了,当大屏幕上对准角逐最佳男配的五个候选者的时候,只有郑思齐的脸最青涩直接,紧张都写在脸上了。

    太子瑛的画面一出来,现场爆发了第一个小**。

    颁奖嘉宾是宋微和另外一位老戏骨,宋微发言,老戏骨拆名册,拆开以后笑了一下,递给宋微:“还是你来念吧。”

    这么一搞,搞得沈金台他们心都要跳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蹲守的网友也在惊呼。

    宋微接过来,微微一笑,低头凑到话筒边上,说:“第五十界国华奖,最佳男配角,获奖者是……”

    她朝东宫剧组的方向看过去:“《东宫来了》,郑思齐!”

    “恭喜郑思齐,荣获第五十届国华奖最佳男配角!”

    “YSE!”沈金台和白清泉等人忍不住叫了出来,沈金台双手握拳,还激动地举了一下,全场掌声雷动,郑思齐瞬间就红了眼眶,起身去和他身边的沈金台拥抱。

    抱完了沈金台,他又抱白清泉和导演等人,郭瑞乐的合不拢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郑思齐系好西装的扣子,朝台上走去。

    “妈呀,我要哭了!”

    “我已经哭了,太子得奖了,呜呜呜呜!”

    “刚刚你们看到沈金台了么,他举起拳头欢呼的那一下,真的让我泪奔了!”

    “李叙也要得奖啊,拜托拜托!”

    随着郑思齐上台,浑厚男声念道:“郑思齐,在古装巨制《东宫来了》中饰演太子周瑛,在他的这部出道处女作中,他以自然细腻的表演,塑造了一个克制但动人的深情形象,牵动着万千观众的心。他的精彩演出,是本片情之所在。”

    电视直播在这个时候给了沈金台一个镜头,镜头里的沈金台,伸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泪痕。

    “啊啊啊啊啊,金台琼瑛,金台琼瑛,看电视没哭,看个颁奖典礼哭了!”

    “恭喜郑思齐,沈金台加油!”

    郑思齐上台以后还缓了好一会,每次一要张口,仿佛就要哭,他才二十岁,还是在校生,出道处女作就拿了最佳男配,激动是人之常情。

    “……我要特别感谢公司,感谢东宫剧组,感谢导演,给了我饰演周瑛这个角色的机会,这是我的第一部戏,相信将来不管我演多少戏,都不会忘了这个角色,最后,我要谢谢李叙,谢谢沈金台,”他动情地看向沈金台那边:“和你搭戏,我收获很多,没有李叙,就没有周瑛,没有沈金台,也就没有如今站在台上的郑思齐,谢谢!”

    镜头对准了观众席,白清泉笑着拍了一下沈金台的肩膀,沈金台笑着站起来鼓掌,眼里都是泪花。

    紧接着最佳导演,《东宫来了》很遗憾地败给了《关西往事》。

    “郭瑞导演可惜了,可是对沈金台来说是好事!”

    “对啊,之前东宫凡是提名的都得了,最佳导演如果也得的话,沈金台就悬了,国华奖不会全都颁给同一部剧的。”

    “啊啊啊啊,沈金台能得个最佳男主,最后再得个最佳电视剧,也算圆满啦!”

    最佳男主放在了倒数第三,公布入选者的时候,《东宫来了》独领风骚,因为白清泉和沈金台的名字接连被念了出来。

    “《东宫来了》,白清泉。”

    大屏幕上的周璟出来,全场掌声雷动,还未低微下去,便再次爆发了。

    “《东宫来了》,沈金台。”

    大屏幕上播放的是李叙披着红色貂袍,坐着小辇摇摇而来的片段,现场的几个金粉直接泪奔。全场爆发了比之前任何一场都热烈的掌声,沈金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镜头的他,微笑着注视着台上,白清泉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膝盖,他扭头看了一眼,便握住了白清泉的手,这一举动在投射到大荧幕上,金粉和月光粉从此再也不是对家!

    颁发最佳男主角的是上一届的视后曹华,她先将所有候选者都调侃了一遍,最后提到沈金台的时候,她笑着说:“我有看你的戏,后生可畏,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国华奖,我相信,绝不是最后一次,希望未来有机会跟你合作!”

    沈金台都已经忘了要感谢她了,只机械地保持着微笑。

    曹华笑着打开了获奖名册,拆开看了一眼,挑了一下眉,然后便是笑。

    镜头上出现五个候选人的面部特写镜头。阎太太激动地抓住了阎秋池的手,阎秋池静默不语,只坐直了身体。

    白清泉是他们公司的艺人,他此刻心里却只有沈金台。

    “她这是什么表情,意外?爆冷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沈金台沈金台沈金台!”

    曹华微微低头,靠近了话筒:“《关西往事》陈放,恭喜!”

    公布名单的一刹那,候选者的微表情是最值得回味的,沈金台的表现还算合格,特写中的他,随即便微笑着鼓着掌看向前排的陈放,倒是白清泉的表情,有些错愕。

    “妈呀!”

    “爆冷!”

    “真的大热倒灶!”

    “陈放也是候选热门好嘛,《关西往事》他演的特别好!”

    “我看沈金台眼睛里都有泪光了,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哭了!”

    阎秋池从小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毕业以后干事业,遇到什么事都稳得住,可此时此刻,他却懵了。

    不是没有料到的,颁奖典礼玩的就是心跳,都有心理准备。

    可听到结果的一刹那,只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击中了心脏。他立马朝朝沈金台看过去,隔得远,只看到沈金台的背影。

    他想,沈金台表面上稳得住,心里肯定失望极了。

    他心疼的很,呼吸都有些急了。

    阎太太更意外,直接“啊”了一声,后半场她的脸就没再笑过。

    网上早就炸了。

    “李叙这样的角色居然还得不了最佳男主?!开什么国际玩笑,评委眼睛瞎了吧。”

    “我猜是题材的关系吧,宫斗剧,又是反派,能提名就是胜利了。”

    “妈呀,李叙的意难平居然延续到了沈金台身上,我看有金粉说看到沈金台那一刻的表情,直接哭了。”

    “我不是金粉都能理解那种心情啊,这一波虐粉,不知道对沈金台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东宫来了》最后获得了最后的大奖,最佳电视剧奖,但这也不足以安慰金粉们的心。

    沈金台在最初的惊愕过后,又在台下坐了那么久,劲儿已经缓过来了,后来东宫获得大奖,他也真是为全剧组高兴。

    颁奖典礼结束以后,阎太太立马站了起来:“我要去见小金。”

    阎秋池陪她一起往外走,隔着人群看到了沈金台,白清泉搭着他的肩膀,低声在说些什么,沈金台神态倒是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只是今天来了很多金粉,商量好如果沈金台获得了视帝,就为他庆功,一应庆功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可惜了。

    沈金台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见一下粉丝们,安抚一下粉丝的情绪。

    谁知道刚走到外头,就看见一片金色的灯牌海洋,粉丝们站在夜色里挥舞着灯牌和荧光棒:“金台金台,金粉长在,为你呐喊,送你金海!!!!”

    沈金台鼻子一酸,差点泪奔,他快步上了车子,车门一关,直接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真的不是觉得委屈,不是为了自己。

    团队的人赶紧跟上车,沈金台坐在车里头,车里也没开灯,李美兰看了他一眼,说:“没事,这才拍了一部剧,以后机会多的是。”

    话才说完,车门就开了,阎太太上了车来:“小金。”

    阎秋池没上车,就在车门外站着,隐约看到沈金台坐在黑漆漆的车里,只觉心中一震。

    “我不是替自己委屈,我就是……哎……”沈金台擦了一下眼睛,说:“我就是觉得挺对不住粉丝的,也对不住李叙。”

    大概还是他演的不够好吧。

    “不就是个视帝嘛,有什么稀罕的,不得就不得了,以后大把的影帝等着咱们呢。”阎太太有点气,说:“拍电影,咱们直接拿影帝!”

    沈金台笑了笑,缓了一下情绪,从车上下来,来到了粉丝跟前。

    金粉们都小心翼翼的,她们今天晚上也都很伤心,也怕沈金台会难过,安慰的话都不敢多说。

    “没事啊,胜败乃兵家常事!”

    “就是,以后肯定会拿的。”

    “辜负大家的期待了。”沈金台笑着说。

    “没有没有,”小姑娘们纷纷摇手:“你已经很棒了。”

    真的很棒了呀,演的那么好,虽然失去了奖杯,也是无冕之王。

    沈金台接过粉丝手里的鲜花,笑着跟她们合影,这才上了车,接下来要去参加东宫的庆功宴。

    “不想去不去也行,”阎太太说:“大家肯定都能理解。”

    “阿姨,我真没事,没那么脆弱,不管电影奖也好,电视剧奖也好,这种情况我见多了。我刚才就是莫名其妙那一阵,过去就过去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大热倒灶特别常见,一片看好又果真拿到奖的反而比较少见。他其实见多了,就是自己第一次经历,有点没HOLD住。

    《东宫来了》的庆功宴,他怎么可能不去呢,他们剧组今夜也是最大赢家。《东宫来了》获得了最佳电视剧奖,这是他们集体的荣誉。

    “等庆功宴结束,你来我家住几天。”阎太太说:“秋池也要去庆功宴,等结束以后,你们一块回来。”

    阎太太要下车,突然看到了沈金台手腕上的表,愣了一下。

    她怕看错了,又捏起他的手腕看了一眼,满腹狐疑地松了手。

    “这个表我很喜欢。”沈金台笑着对她说。

    阎太太觉得这话有点莫名其妙的,她下了车,想起阎秋池手腕上戴的那一块。

    好像是一模一样的!

    作为阳光传媒的老总,旗下投资制作的电视剧无论是收视率还是奖项都一骑绝尘,今夜对阎秋池来说,本来应该是很开心的。

    因为沈金台没得奖,又看到沈金台黑暗里的眼泪,他心情简直DOWN到谷底。

    整场庆功宴,他眼神几乎都没离开过沈金台。

    沈金台倒是谈笑风生,他觉得沈金台的眼泪,都在肚子里。

    大热倒灶,换做谁肯定都会很失落的。

    他自己都觉得很失落。

    “你没事吧?”白清泉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低声问沈金台。

    “没事,你没事吧?”沈金台问。

    白清泉笑了笑:“我肯定没事,我知道我肯定没戏,就是你没得,我觉得有点不忿。陈放老师是演的好,可对他来说,我觉得就是正常表现啊,论电视剧和角色热度,他都不如你,你以前……你以前演成那样,现在多大的进步啊,不应该鼓励么,搞不懂那些评委是怎么想的。”

    “这也才刚刚开始,以后咱们都有的是机会。”

    “要不,你把你新戏推了吧,虽然是大制作,但是一个打仗的,发挥余地有限,不如你来跟我一起拍《当你老了》,这剧本特感人,孙四海前段时间还询问我,有让你演的意思。咱们俩强强联合,我跟你对戏,特别容易有灵感。”

    “我都签约了。”沈金台说。

    东宫结束以后,片约纷至沓来,季风娱乐和他的团队挑选了一圈,最后还是觉得当初签约的时候承诺为他争取的一部战争军事片的男二号最好,一个飞行员。

    选择的原因也很简单,《春夜喜雨》开拍还有大半年,连着演两部喜欢男人的角色,他们觉得对沈金台的未来发展不利。

    虽然性取向众所周知,可在选片上还是要尽量避免,以免被定型。

    这部战争片虽然以大场面的为主,文戏比较少,可是演了这部片,就算搭上主流圈子了,他这样黑历史这么多的人,能演宣传部出品的片子,季风娱乐背后是出了大力的,当初签约的时候,这部电影是签约条件之一。

    “那就没办法了。”白清泉说:“你想,咱们俩一起演,话题多足啊,肯定不愁票房。”

    不光是他们这俩流量再次联手,沈金台身上还有李叙的光环在,孙四海考虑他特别正常,因为他杀青以后,接到的同性相关的剧本是最多的。

    郭瑞发现今天晚上,阎秋池的眼睛一直盯着沈金台看。

    凭借着他敏锐的观察力,他觉得这其中不简单。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跟他合作。”

    “嗯?”阎秋池扭过头来。

    郭瑞笑着说:“沈金台啊,这次他没能拿最佳男主,真是遗憾。”

    编剧孟晓声更遗憾,他倾注最大心血写的角色,居然落了榜。

    “正常,分猪肉而已。”阎秋池说话这么周全的人,第一次语气有点不悦:“他们在搞均衡战术,不会把所有大奖都给东宫。”

    “我欠他一座视帝奖杯,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跟他合作。”郭瑞问阎秋池:“老板没意见吧?”

    他是阳光传媒的导演。

    “你的戏,选角权不是一直都给你。”阎秋池说。

    “事实证明我没看走眼吧?”郭瑞笑着看向沈金台。

    阎秋池将手里的酒喝了。

    喝了酒,身上热,心里更热,他坐在车里,看着沈金台和白清泉等人告别。

    也不知道白清泉跟沈金台哪里那么多话,说了十来分钟了。

    刚在庆功宴上俩人不就说了很久了么,什么话说不完。

    夜色里的白清泉清纯秀美,反倒衬的沈金台有一种英气犀利的艳丽挺拔。

    “庆功宴一搞,东宫之旅是真的结束了。”白清泉说:“以后大家相聚的机会不知道还有没有。”

    “别人我不知道,咱们俩可不能断。”沈金台说:“常联系。”

    白清泉看着沈金台,遗憾的感觉又上来了,说:“今天晚上你没能拿视帝,我真失望。”

    他说着就上前来,又拥抱了一下沈金台。

    沈金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心头微动,说:“起码得到你的肯定了,不讨厌我了吧?”

    白清泉就笑了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背,松开了他。

    “还是杀青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很高兴当初介绍你来东宫,很高兴重新认识你。”

    他伸出手来,两个人握了一下手。

    等到白清泉上了车,阎秋池才推开车门,就又见一个年轻男人跑过来了。

    “金台!”

    来的是郑思齐。

    沈金台回过头来,笑着问:“刚季总还找你呢。”

    “我刚去见粉丝了。”郑思齐说:“你要回去了么?”

    沈金台点点头:“今天人太多了,还没正式恭喜你。”

    郑思齐说:“就是你没能拿。”

    “咱们俩有一个拿了,就够了。”

    郑思齐就伸开胳膊来,身体略有些僵硬,沈金台就跟他拥抱了一下。

    这一下郑思齐却很久都没有松开他,也没说什么客气的话。

    他们俩都知道,今天过后,李叙和周瑛就都是过去了,活在剧里,活在他们记忆里,但不再活在他们身上。

    路灯的光透过玻璃投射进来,有一束比较亮的,正好投射到阎秋池的眉眼上。

    沈金台上了车:“久等了。”

    阎秋池对司机说:“开车吧。”

    车里都是淡淡酒气,沈金台随便找话题聊了几句,便沉沉地躺在后座上,再没有说话。

    颁奖典礼累死人,他从一大早就开始各种采访,试礼服之类的了,行程安排的满满的,热闹了一晚上,如今终于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会。他侧着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夜很深了,路上车也很杀,亮灯的高楼也很少。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看窗外的时候,阎秋池在看着他。

    阎秋池将手上的表摘下来,装进了口袋里,然后说:“没事。”

    “嗯?”

    沈金台扭过头来,思绪沉沉。

    “你的路还长着呢。”阎秋池说:“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什么奖都会有的。”

    他其实也想向郑思齐或者白清泉一样,抱一下沈金台。

    他觉得沈金台今晚肯定很难过,只是忍着不敢表现出来。

    但他没有抱沈金台的理由,他们俩的关系,处的甚至不如同拍一部戏的同事。

    他就抬起手来,轻轻拍了两下沈金台的手背,然后挪开。

    他的手很热,沈金台的手却是凉的。

    如果他能焐热他,焐热他的手,也焐热他的心。

    沈金台察觉不了他的情意,只躺在座椅上,仰着头,说:“我将来要拍很多作品,拿很多奖,做一个很成功的演员,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真好。

    阎秋池想,那样真好,他也相信,这一天总会到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愿不喜欢的相渐远,喜欢的常相伴。

    大热倒灶真的很常见,大概为了欲扬先抑。

    金台慢慢飞,爸爸永相随!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