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之六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嘉月在京城的南北集市里面给自己留了几个位置很好的铺子。非但做了漱玉轩, 也卖绫罗绸缎,茶叶瓷器这些。

    生意渐渐的大了, 往来的货物也多,有的时候经过不太平的路面, 就会请镖局护送。

    这次她叫人从蜀地贩了一匹蜀锦到京城来发卖,就请了当地的镖局护送。

    等货物到了京城, 薛嘉月带着采萍和观言去查收。

    就看到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站在一旁跟人说话, 相貌生的甚是秀丽。

    薛嘉月多看了她两眼, 旁边管事的人就笑着同她说话:“这位红绫姑娘是兴源镖局的镖师。别看年纪小,还是个姑娘, 手段可着实了得。在路上我们的车队遇到了劫匪,红绫姑娘可是以一当十呢。”

    红绫姑娘?

    薛嘉月又看了那位姑娘两眼,就见她穿着一身红衣。这会儿正巧侧过头来, 能看到她眉间有一颗芝麻大小的红痣。映着日光,红艳艳的。

    薛嘉月心中微动。

    前些年在平阳府的时候她就想过要帮薛元敬找妹妹, 所以就特意的问了他, 他妹妹有没有什么特征?当时薛元敬就说过,他妹妹眉间有一颗红痣。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也相继遣过好多人出去找寻过, 但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

    这样巧, 这位红绫姑娘眉间也有一颗红痣......

    薛嘉月想了想, 就往红绫那里走过去。

    快要走近的时候,就听到有一个人在笑道:“小师妹,你和大师兄婚期将近, 正巧这次咱们护镖到京城来,京城遍地都是好东西,你和大师兄就不买点什么回去?”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京城再好,我觉得也没有咱们蜀中好。不然何必要巴巴的从咱们蜀中贩了这些蜀锦到这里来卖?我听说京城里的达官贵人都喜欢穿蜀锦做的衣裳,卖的可贵了呢。而且我和大师兄婚礼上要用的东西师父师娘老早就给我们筹办好了,不用我们准备的。我们到时只要人到,拜个天地就好啦。”

    江湖儿女,极其磊落,一点儿都没有扭扭捏捏。

    旁边的人听了,就都起哄起来。

    红绫面上还是笑嘻嘻的,旁边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却是俊脸微红。不过看得出来他也是很高兴的。

    薛嘉月就知道,这位青年男子应该就是他们口中说的大师兄了。目光打量了一打量,长身玉立,相貌甚是俊朗。

    她就走上前去,对红绫点头笑了笑,然后说道:“红绫姑娘?”

    红绫闻声回头,就见是一位生的十分貌美的夫人。望着她的目光里带着和善的笑意。

    “请问你是?”她疑惑的问着。

    目光忽然瞥到了薛嘉月左手腕上戴的银镯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心中一动,发起楞来。

    这只银镯子就是当年在平阳府的时候薛元敬亲手给薛嘉月戴在手腕上的。这些年过去,两个人的地位权势财富早不复当年,薛嘉月要什么样贵重的手镯没有?但是她总一直戴着这只银镯子。哪怕旁人看到都会觉得这只简朴的银镯子不符合她的身份,她还是一直戴着。

    这是薛元敬送她的东西。她总还是记得当年薛元敬给她戴这只银镯子时说过的话,戴上了就永远不能拿下来。她答应了,自然便永远不会拿下来。

    薛嘉月知道这只银镯子是薛元敬母亲的遗物,现在见红绫一直盯着这只银镯子看,她心中越发的激动起来。就小心翼翼的问她:“红绫姑娘认得这只银镯子?”

    问了两次,才见红绫抬起头来看她,一双杏眼中有迷茫:“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我好像见过这只银镯子。我,我对她应该是很熟悉的。”

    看着薛嘉月的神情也是迷茫的。

    薛嘉月正要继续问话,旁边的那个青年男子却走上前来,侧身挡在红绫面前,看着薛嘉月沉声的问道:“这位夫人,你是什么人?”

    语气不是很客气,看着她的目光也带了戒备。

    看得出来他是很维护红绫的。

    薛嘉月就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十几辆车。车上装的都是蜀锦。微微的笑道:“我姓薛。这些蜀锦便是我托贵镖局押送到京的。”

    青年男子听了,这才知道她就是押镖的人。就对她拱手抱拳行礼,叫了一声薛夫人,又说了自己名叫赵天佑,是兴源镖局的少东家。不过神色间还对薛嘉月是有戒意的。

    薛嘉月明白他的意思,就对他点头和善的微笑:“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问一问红绫姑娘。赵公子放心,我没有敌意。”

    赵天佑却不肯走开,只说道:“薛夫人有什么话,问在下也是一样。”

    红绫这时在他身后探头出来,很显然是想要说话,却被赵天佑按着头给按了回去,只让她躲在自己身后。

    对她到确实是维护的紧,看来想要避开他单独问红绫是肯定不行的。

    薛嘉月想了想,觉得当着赵天佑问也是一样的。于是她就笑着应了,然后就温声的问红绫:“请问红绫姑娘,你现年多大?是哪里人?姓什么?父母又各是什么人呢?”

    这问的可真的是太详细了,都有些像是衙门里查问人犯一样。

    红绫没有说话,反而是看了赵天佑一样。

    就见赵天佑面色沉着,不回答,却反问道:“薛夫人问我师妹这些事做什么?”

    语气有些不善。

    薛嘉月只好解释:“赵公子,我真的没有恶意。这样同您说罢,我夫君的妹妹小时候被人牙子拐走了,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总是找不到。刚刚我看到红绫姑娘眉间的红痣,想起我夫君说他妹妹眉间也有一颗红痣,所以才会问红绫姑娘这些话。若唐突了,还请赵公子和红绫姑娘不要见怪。”

    说着,就对他们屈膝行礼,看起来很诚挚的样子。

    赵天佑和红绫彼此对望一眼。然后赵天佑目光看着薛嘉月。

    就见她穿着一件石榴红色缕金梅花纹杨的长袄,头上簪了赤金镶嵌红宝石的凤钗步摇,通身气派华贵。面上的笑容看着也再真挚不过,看起来也确实不让是个说谎话的人。

    而且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必要骗他们。毕竟这么多的蜀锦,价值可是很高的。

    赵天佑就对红绫点了点头。红绫这才看着薛嘉月,说道:“我不知道我姓什么。我今年应该是十六岁?或者十七岁?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我也不知道是谁。当年,当年是师父和大师兄救了我。”

    薛嘉月心中激动,看向赵天佑,问他:“是你和你父母救了红绫?从什么人手里救的?又是在哪里救的?”

    就见赵天佑一双长眉微皱,想必是在回想。然后就听他慢慢的说道:“那个时候我父母带着我去走镖,住在一间客栈的时候,我听到院子里的柴屋里面有小女孩在哭,我就走过去看。就看到有个人正在打骂一个小女孩。我就叫了我父母过来,一番逼问之下,才晓得那个人是个人牙子,这个女孩子是她买过来,要卖到勾栏院里面去。我当时,当时听了很舍不得,而且这个小女孩看到我就一直抱着我的腿,叫我哥哥,我就央求我父母买下她来。问她叫什么,家在哪里,她都不知道。我父母就给她取名红绫,带回蜀中,收她为徒。”

    红绫也是第一次知道当年的事,现在听到赵天佑说起,忍不住的就握住了他的手,笑着问道:“师兄,原来当年你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心里就会心疼我了?是不是那个时候你就喜欢上我了?”

    赵天佑俊脸微红,回头瞪她一眼:“当年还不是你一见到我就抱着我的腿,叫我哥哥。我是见你可怜,这才叫父母带你回去。你当时那么小,看起来也就三四岁的样子,我喜欢你什么?”

    红绫嘻嘻的笑着,面上很不以为意的样子:“那我不管。反正我心里就当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喜欢上我了。”

    赵天佑气的一张脸通红。却也不舍得真的说她什么,只又瞪了她一眼。

    看得出来他对红绫是很疼爱的。而且红绫这些年过的应该也很好,不然她的性子也不会这样的开朗活泼。

    薛嘉月心中感慨着,也觉眼眶发酸。

    照他们两个人的说话,跟当年的事是很对得上的。不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要去问过薛元敬才知道的。

    她就叫红绫和赵天佑随她回去。

    赵天佑犹豫了一下,没有答应。红绫倒是很想去。

    她自小就知道她是被师父师娘捡回来的。不过好在师父师娘,还有各位师兄们对她都很不错,所以这些年过的也很开心。不过有时候也幻想过有一天会有个人找上门来,告诉她是她的亲人。

    毕竟人在世间,谁不想要个亲人呢?

    赵天佑见红绫这样,便也同意了。

    两个人随同薛嘉月一起回去。薛元敬还没有散值,奶娘带着薛晓在院子里面玩。

    看到薛嘉月回来,四岁的薛晓就扑了过来,叫她娘,薛嘉月抱起她,然后叫赵天佑和红绫进屋坐。

    赵天佑和红绫一面打量着屋里各处,一面喝茶,说些闲话。

    薛晓却是目光一直在看着红绫。看着看着,竟然从薛嘉月的膝上爬下来,走到她面前,仰起头看她,还脆生生的问她:“你是谁?”

    约莫亲人之间总会有些感应的,红绫明明是第一次将薛晓,心里却有很熟悉的感觉。忍不住的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跟她说话:“我叫红绫。”

    薛晓哦了一声,然后笑道:“我叫薛晓。不过我娘和我爹爹都叫我晓晓,你也可以叫我晓晓。”

    红绫笑着点了点头,叫她:“晓晓。”

    心里实在是很喜欢她。想了想,就从靴筒里拿了一把小匕首出来:“晓晓,这是我送你的。”

    送一个小女孩这样危险的东西......

    赵天佑也是无话可说了。不过看着薛晓,就觉得她眉眼间和红绫其实是有几分相像的。

    莫不成红绫真的是薛夫人夫君的妹妹?

    看薛夫人通身的气派,还有这住的地方,肯定是个大户人家。若红绫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是不是他兄长就不会同意她嫁给自己这样的江湖人了?

    心中不由的忐忑起来。

    这时就见采萍进来通告,说是大人回来了。

    大人?看来这还是个当官的。那是不是更加会瞧不上他这样江湖出身的人了?

    赵天佑心里这样想着,就见有个身形挺拔修长的人正提步走了进来。

    看他走路不徐不疾的样子,仿似天塌下来都会面不改色一样。等走近了,能看到他身上穿着绯色的官服,腰间系着玉带。胸前的补子上绣的是锦鸡图案。

    这是二品大员才能穿的服饰啊。赵天佑心中震惊,一时脑子里都有些空白了。

    是薛晓最先跑了过来,大叫一声爹,薛元敬弯腰抱她在手,目光看着厅里坐着的人。

    他是个不大喜欢应酬的人,所以就算现在他身为内阁首辅,但家里也不常有人来。薛嘉月平常也很少会请人回来。但是今天竟然一下子来了两个陌生人,而且看打扮还是江湖人......

    他心中狐疑,目光就看着赵天佑和红绫。

    赵天佑便罢了,但看到红绫的时候,目光不由的就怔住了。

    薛嘉月这时已经迎了过来,拉他到一旁,轻声的跟他说了刚刚的事:“......虽然赵公子和红绫姑娘说的话都对得上,但我也不敢确定这位红绫姑娘到底是不是你的妹妹,所以就请了他们两个人回来,让你认一认。”

    薛元敬还在看着红绫。红绫也在看他,目光中带着探究。

    薛元敬就转回头,对薛嘉月说道:“不用认的。她就是。”

    红绫的相貌,跟母亲生的很是相像。而且他刚刚看到她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很微妙的熟悉感,这是绝对不会错的。

    薛嘉月微怔,就见薛元敬已经抱着薛晓转身走到红绫面前去。

    他的身形高大,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有压迫感。赵天佑虽然心中也觉心惊,但还是起身站起来挡在红绫面前,毫不畏惧的跟他对视着。

    薛元敬压根就不理会他,只问红绫:“你的右肩上是不是有一道月牙形状的疤?”

    红绫面色微变,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薛元敬眼眶发热,声音轻缓:“我是你的亲哥哥,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这道疤,是你刚满三岁的时候淘气爬到了院子里的一块的大石头上去,然后又被一直母鸡扑扇着翅膀飞过来的时候吓到,仰面倒了下来,撞到了地上一块尖锐的小石头上去。那是个夏天,你身上的衣裳轻薄,小石头就划伤了你的右肩,留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红绫看着他,呆呆的不说话。

    还是薛嘉月走过来,拉她到内室,解下她的半边衣裳看了,果然见右肩那里,雪白的肌肤上有一道月牙形状的疤痕。

    她心中激动,替她穿好衣服,拉着她的手走到外面来,对着薛元敬点了点头。

    薛元敬看起来却并没有很激动的样子,只一双唇微抿了起来。

    但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薛嘉月知道他是个情绪轻易不外露的人,他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心里已经是很激动了。

    到了现在,双方好像都已经没有什么可质疑了。红绫就是薛元敬的妹妹不错。

    兄妹两个人多年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薛嘉月就叫赵天佑到薛元敬的书房里面坐,又叫采萍上茶,拿糕点,问红绫这些年的生活。

    知道红绫这些年没有吃什么苦,很得兴源镖局里的所以人喜爱,薛嘉月也为红绫感到高兴。

    赵天佑看着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目光一直看着正屋那里。薛嘉月知道他在担心红绫,就笑着说道:“你放心,他是我夫君的亲妹妹,我夫君肯定会对她很好的。”

    这些年薛元敬一直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亲妹妹,虽然托人寻找多年,但总是没有找到。不过现在总算找到了,也了了大家的心愿。

    其实薛嘉月心里也很担心。

    若红绫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讨厌她?到时薛元敬会怎么办?

    她知道薛元敬是肯定不会抛弃她的,但是她也不想薛元敬心里觉得对红绫很愧疚......

    正这样想着,忽然就听到吱呀一声响,明间的两扇门打开,红绫和薛元敬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红绫虽然一双眼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但是现在脸上却是有笑容的。

    看到薛嘉月的时候,她笑着叫她嫂子,还对她行礼。

    行的是江湖的礼节。薛嘉月简直都有些受宠若惊了,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目光只看着薛元敬。

    薛元敬走过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看来他肯定是知道她心里在担心什么事。而且他肯定已经全都解决好了,不然红绫不会这样亲热的叫她嫂子。

    薛嘉月就安心起来,反手握住了薛元敬的手。

    薛元敬这时看向赵天佑,目光清冷冷的,看不出来喜怒。

    赵天佑心里顿时就觉得紧张起来。

    刚刚薛嘉月已经对他说过薛元敬的身份了。内阁首辅,还是吏部尚书。薛嘉月还是个公主,他们的女儿也是郡主,这样尊贵的身份,他以前只在话本上见过。

    红绫竟然是当朝阁老的亲妹妹。还有一个做公主的嫂子和做郡主的侄女儿......

    赵天佑觉得薛元敬是肯定不会同意将红绫嫁给他的了。

    这时忽然见薛元敬伸手掀开衣摆,对着他就跪了下来。

    赵天佑吃了一惊,看着他,竟然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就见薛元敬对他伏下身,沉声的说道:“多谢你们当年救我妹妹于水火之中,也多谢你们这些年对她的养育之恩。便粉身碎骨我也无以为报。他日你们若有任何事,只要不违道义,赴汤蹈火,我一定办到。”

    当朝二品大员竟然对自己下跪......

    赵天佑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薛大人,你,你起来。我们没有什么事要你做的......”

    想到这里,他脑中灵光忽现,立时改口:“是有一件事。”

    薛元敬抬起头来看他,面上神情凝重:“请说。”

    赵天佑看他一眼,又看了红绫一眼,最后下定决心,就说道:“我和红绫已经定下了亲事,两个月后就要成亲的。原本以为她没有亲人,但现在既然你是她的兄长......”

    说到这里,赵天佑对着薛元敬跪了下去,一脸的真诚:“我想求您,将红绫嫁给我。”

    面上虽然看着镇定,但心里是很忐忑的。

    原本不知道红绫的家世,也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天还能找到亲人。便是刚刚薛嘉月说了那些话,他也没有想到红绫的亲兄长竟然是这样的厉害......

    那薛元敬还会同意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他这样的一个江湖人士吗?但他和红绫青梅竹马的长大,是无论如何不想跟她分开的。所以这话,他无论如何也要说的。

    薛元敬不说话,看着他,目光微眯,想是在仔细的打量他。

    赵天佑心中越发的紧张起来,不过面上还是尽量的不显,还对着薛元敬磕了个头,很诚挚的说着:“我发誓,我这辈子一定会对红绫好。请您答应我和她的亲事。”

    薛元敬扶他站起来,然后转过身看着红绫。

    红绫也抬头看他。

    薛元敬心中也很感慨。当年那个总喜欢哭闹的小妹妹,现在竟然长成了这样活泼开朗的一个大姑娘。好在这些年她没有吃什么苦,不然他真的要对她愧疚死。

    忍不住的就抬手想要摸她的头,却被她皱着眉头躲开了。

    薛元敬就笑了起来,眉眼间满是温和。

    “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喜欢我摸你的头。”

    红绫刚刚已经听他说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知道爹娘已经死了,现在他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不过如他所说,其实也不止一个,嫂子,还有她的侄女儿,都是她的亲人。

    又听薛元敬在问她:“你真的要嫁给你师兄?”

    红绫就用力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哥,从我记事起,就是大师兄陪着我一起长大的。你不要看我大师兄话不多,看起来好像对人很冷的样子,但是他对我很好的。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会给我抓很多萤火虫放在我的帐子里。我想要荷花,他会跳下水去给我摘。这些年他一直都很用心的照顾我。我是真的想要嫁给大师兄。除了他,其他人我肯定都不会嫁的。”

    薛元敬听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赵天佑,点头:“好,我同意你们的亲事。”

    他想要红绫幸福。但是幸福这个东西,不是手里的权势越大,金钱越多就越幸福。嫁什么样的人,那应该是红绫说了算。

    红绫听了,就高兴起来,跑到赵天佑身边,伸手挽了他的胳膊,对着薛元敬笑的双眼都眯成了两弯月牙儿。

    薛嘉月也为他们高兴,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呼他们。

    薛元敬原本是想留他们一直在京城长住的,但是红绫和赵天佑在这里住了三天,依然坚持要回去。

    她说的是:“大哥,我也想能天天看到你,跟你住在一起,但是不行的。对我而言,蜀中就是我的家,我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而且蜀中还有师父师娘,镖局里的其他师兄。他们对我都很好。若没有他们,我现在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我也是真的想要跟师父师娘,还有师兄们在一起。他们陪伴了我十几年,已经是我的亲人了,我离不开他们。”

    薛元敬沉默的看着她。

    他想要留她在身边,但是,他更想她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最后还是同意了她说的话。

    次早他带着薛嘉月,还有薛晓,一起将红绫送到了京城城外的十里长亭。然后他看着她,长久的沉默过后,伸手去摸她的头。

    红绫没有躲过。

    薛元敬一面摸着她的头,一面看着她,温声的说道:“记住,你姓薛,是有兄长有娘家的人。若往后有任何人欺负你,来信跟我说一声。纵使千万里,我都必然不会让欺负你的人好过。”

    又含笑对她说道:“京城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我会给你留一间房间,欢迎你随时回来。”

    红绫心中感动,一双眼圈红了起来。

    她伸手抱住了薛元敬,轻声的说道:“大哥,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我也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又抱了薛嘉月,薛晓,甚至还亲了薛晓的脸一下,哄她:“叫姑姑。”

    薛晓这几天已经跟她很熟悉了,当下就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姑姑。

    红绫摸了摸她的头,含笑说道:“乖。下次姑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松子糖。”

    挥手跟他们三个人作别,她翻身上马,双脚一夹马腹,马儿得得的往前跑去,渐渐的消失在了官道上。

    薛嘉月看他们一行人走远,这才转过头看薛元敬。

    就见薛元敬目光还在看着前方。

    薛嘉月心里也觉伤感,又想要安慰薛元敬,就说道:“红绫不是说过两个月就是她和天佑大婚的日子?到时我们去蜀中参加她的婚礼。”

    唯一的妹妹出嫁,娘家人是肯定要去参加的。

    薛元敬嗯了一声。抱了薛晓在怀里,握了薛嘉月的手,然后转身往回走。

    就听到薛嘉月又在说道:“其实想一想蜀中离京城也不是很远。往后你说不定就有什么公务要去蜀中,到时我们可以带着晓晓一起去看红绫。也可以写信过去,让红绫到京城来住一段时间。”

    薛元敬知道她这是在安慰他,就带着笑意的嗯了一声。

    又听到薛嘉月在问他:“你说红绫成亲,我们做兄嫂的,到时该给她什么礼呢?”

    她觉得给什么礼都应该。前些年她时常觉得自己占了红绫的位子,享受着薛元敬的宠爱,心里对她是很愧疚的。

    “你是她嫂子,这些事你看着办。你觉得好的,我自然也会觉得好。”

    薛嘉月嗯了一声,然后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忍住,问他:“你对红绫,是怎么说我的?”

    她不相信若红绫知道了她是恶毒继母的女儿,心中会对她没有半点成见。但是看这几天红绫跟她的亲热劲,仿似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

    薛元敬笑着看她一眼。

    就知道她心里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心里忽然就起了捉弄之意,笑道:“不告诉你。”

    这些年他越来越沉稳了,但现在竟然会说出这样孩子气的一句话来。薛嘉月先是一怔,过后不由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起来。心里也着急知道答案,就急道:“我偏要知道。快告诉我。”

    “不说。”

    “快告诉我。”

    “就不告诉你。”

    薛晓也来凑趣,在薛元敬怀中对着薛嘉月扮鬼脸,咯咯的笑:“就不告诉你。”

    薛嘉月气鼓鼓的看着这一对父女。但看着看着,她忽然就笑了起来,走过去伸手挽住了薛元敬的胳膊。

    “不管你是怎么跟红绫说的,反正我这辈子总是赖上你了,你是甩不开我的。”

    初冬日光和煦,官路两旁栽了银杏树。金色的叶子挂在枝头,偶有风过,树叶扑簌簌的落下,如同下了一场黄金雨。

    一家三个人便这样踩着一地的金黄色银杏叶子慢慢的往前走。

    前方天高云淡,岁月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到这里就真的完结啦。感谢一路追文的各位小天使。下篇文打算开世叔,这个月底会开,感兴趣的亲们可以戳进专栏里面预收下,开文早知道哦~

    下篇文咱们江湖再见啦。不见不散~.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