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之五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嘉月转过头一看, 就看到薛元敬正站在门边。

    不过他面色很不好,阴沉的仿似要滴下水来一般。望着那两个人的目光也冷如霜雪。

    今日薛元敬休沐在家, 知道她要宴请两位湖州府来的客商,他原本是想一起来的, 但却被薛嘉月给阻止了。

    她知道这些日子薛元敬因着河南旱灾的事一直都很忙碌,好不容易现在休沐一天, 想要他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休息, 就不要他一起过来。而且采萍和观言跟着她, 能有什么事?

    不过没想到他到底还是过来了,还带着晓晓一块儿过来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 想必是听到了刚刚那两个人说的那些无赖话的。

    而果然,下一刻就见薛元敬走过来,一个字都没有说, 却直接伸手按住了刚刚想要来拽薛嘉月衣袖的那个人的胳膊。

    只听得咔的一声响,那个人痛呼出声。

    薛元敬拧断了他的胳膊。

    薛嘉月是知道的, 薛元敬虽然看着文弱, 但手上的力气可是很大的。而且现在他又在愤怒之下,他这一下子, 只怕不单单是让那个人的胳膊脱臼了。也不晓得后面那个人的胳膊能不能接得上。只怕就算是接上了, 也再不可能跟以前那样的灵活了。

    另外一个人吓了一大跳。待反应过来, 他就喝问着:“你是什么人?怎么过来就动手伤人?我可告诉你了, 我在五城兵马司里面可是有关系很好的熟人的,待会儿我就让他来抓你。”

    薛元敬冷冷的瞥他一眼:“你在五城兵马司里的熟人是谁?”

    那个人报了个名字,薛元敬眉头微皱:“没有听说过。”

    那个人洋洋得意:“他可是副指挥, 你怎么可能会听说过他?怎么样,你怕了吧?看你还敢更刚刚那样的嚣张。”

    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只是个七品的官儿,依着薛元敬现在这样的地位,确实是不会听说这样的一个人。

    但他嫌这个人太聒噪,而且刚刚跟薛嘉月说话的时候也多有不敬,眉头一时就皱的越发的深了。

    也不想再跟他废什么话,直接伸手过来,两根手指扣住了他的下巴。然后猛然的一用力,又是咔的一声响,那个人的下巴脱臼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后薛元敬就瞥了薛嘉月一眼,转过身就往门外走。薛嘉月抱着薛晓,乖乖的跟了过去。采萍和观言两个人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

    等他们两个人走后,一直屏息静气站在外面不敢动的掌柜才敢走进来。

    得罪了当朝阁老的人他们酒楼自然是不敢再招呼的,叫了两个伙计过来,赶苍蝇一样的就要赶这两个人走。

    那个胳膊被拧断的人虽然痛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但话还是能说的。就很愤怒的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竟然敢这样的对我们。我要到衙门里去告他。”

    掌柜看他一眼,觉得这个人约莫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就淡淡的说道:“他啊,他姓薛,上元下敬,你有没有听说过?你们若要去衙门里告他,只怕哪家衙门都不敢接这桩官司。”

    薛,薛元敬?当朝的吏部尚书,兼着内阁首辅?

    两个人只震惊的面色都发白了。

    然后他们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

    听说这位薛阁老的妻子是当朝太后的义女成安公主。而刚刚那个小姑娘叫薛阁老是爹,叫薛掌柜是娘......

    他们竟然言语之中对成安公主那样的轻薄。

    可一个公主,而且夫君还是当朝首辅,竟然还会出来自己做生意?!

    两个人都吓傻了,再不敢说半句要去衙门里告状的事,带着仆从灰溜溜的走了。

    而那边,薛嘉月跟在薛元敬的身后出了酒楼的门,见他只在前面走着,一直没有回头看她,心里就有些发慌。

    薛元敬以往就很担心这些事,她从来只会他多想,但今儿却被他给撞了个正着......

    薛嘉月就抱着薛晓往前走了几步,与薛元敬并排着走。然后小心的去觑他的神情,问道:“哥哥,你生气了?”

    薛元敬转过头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薛晓就在薛嘉月的怀里看他一眼,然后喊道:“爹爹,你不要生气了。”

    薛晓这个孩子,但凡薛嘉月和薛元敬之间谁说话声音大一点,就以为他们彼此生气了,然后就会大喊姨娘,爹爹,娘,你们不要生气了。为了避免她多想,但凡她每一次这样喊的时候,薛元敬和薛嘉月就会摸摸她的头,温声的告诉她:“爹娘没有生气。爹娘只是个说话而已。”

    薛晓这才高高兴兴的继续玩儿她自己的事去了。

    现在也是这样。薛元敬和薛嘉月都想要来摸她的头,薛元敬的手就覆在了薛嘉月的手背上。

    他的掌心很温暖。这些年他每晚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握着她的手。薛嘉月也觉得,只要被他这样握着手,就会觉得心里再安稳不过。

    她就笑眯眯的摸了摸薛晓的头两下,然后说道:“爹娘没有生气。我们只是在说话呢。”

    话音刚落,就察觉到薛元敬覆在她手背上的手拿开了。

    薛嘉月一愣,以为他真的生气了,正要说话时,忽然就觉怀中一轻。

    是薛元敬伸手将薛晓抱了过去,一只手又伸过来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我都不知道要说你。”薛元敬的声音听起来很有些无奈,“你喜欢做生意,我也不拦着你,但是这些应酬的事,你又何必要自己亲自来?你又不肯对人说自己夫君的身份,也不肯说你自己公主的身份,旁人见你生相貌的好,年纪又轻,那等心性不良的,肯定会对你心生歪念的。而且你现在还怀着身孕,你也不知道小心些。”

    薛嘉月确实是又有了身孕不错。才怀了两个多月,她也是昨儿才知道,还没有对薛元敬说。

    她生薛晓的时候其实还是算快的,相比较姜从玉而言她少受了很多苦,可薛元敬还是觉得后怕,所以就不肯再让她怀孕。所以这些年他一直自己暗中在吃避孕的药。

    薛嘉月先前还不知道,后来有一次得知了,便逼着他停了。再后来有了身子,她也不大敢立时就跟薛元敬说。就怕他知道了不要她生下这个孩子。但她自然是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来的......

    但是没想到薛元敬现在就知道了他怀了身子的事。

    薛嘉月心中很有些忐忑不安,不过面上却做了坚决的表情出来:“哥哥,不管你怎么说,这个孩子我肯定是要要的。”

    薛元敬无奈的看她一眼。

    他是不想让薛嘉月再受妊娠的罪,但是他也知道她是非常喜欢孩子的。更何况她现在都已经怀了......

    他就叹气:“既然你想要,那便要吧。只是往后这样的应酬,可是再不能有了。便是必须要的应酬,那也一定要有我陪同才行。”

    他总归是不放心薛嘉月的。不过有了孩子,短期之内像这样的应酬他肯定是能堂而皇之的不让她来的。

    薛嘉月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不过还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又逗着他怀里的薛晓说话。

    薛晓是个活泼的孩子,说话也很厉害。虽然她现在才六岁,但有时候说话都能噎的薛嘉月回答不上来。薛嘉月也不恼,反倒还要抱着她亲,说她会说话。还说等往后她大了,就带着她出门。但凡遇到她说不过的人了,就让薛晓出马怼去。薛元敬在旁边看了,只笑着摇头。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做娘的,也跟个小孩似的。

    现在薛元敬看着薛嘉月和薛晓说话,忍不住的唇角微弯了起来,眼中都是柔和的笑意。

    目光又看向薛嘉月小腹那里。

    四口之家,想想好像也是很好的。

    七个月后,院子里的香樟树枝头开满了黄绿色的小花。微风拂过,下了一阵花瓣雨般。满院清香。

    而在这满院清香中,薛嘉月生下了一个男孩儿,母子平安。

    孩子生下来后,采萍牵着薛晓走进屋里去。薛晓一看就看到她娘半倚在床头,而她爹爹怀中抱了一个软团似的婴儿,正抬手温柔的将她娘脸颊上一缕汗湿的碎发别到了耳后去。

    看到薛晓进来,薛元敬就转过身,对她伸手:“晓晓,到爹娘这里来。”

    薛晓应了一声,脚步欢快的走了过去,趴在他爹的肩头看着他怀里的婴儿,问薛嘉月:“娘,这就是我的弟弟吗?”

    薛嘉月点了点头,温和的笑道:“是,这就你的弟弟了。”

    一面说,一面伸手抱着她,柔声的说道:“往后我们一家四口人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薛元敬听了也笑,一手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一手拥着她们母女两人。

    哪管流年似水,光阴流逝,此生再无憾矣。.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