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之四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早先几日薛嘉月就叫人将城南这块地好好的整理了一下, 现在看着干干净净,也平平整整的。还叫人画了房屋排布的设计图。

    没有想盖多好多复杂的房屋, 更多的类似于现代普通集市那样的小屋子。一间一间的,比较简易, 也不大,到时可以分间租出去。还做了那种顶上一个大盖子, 下面好多连在一起的摊位, 到时也可以一个个的租出去。

    这设计的图纸前儿也得了, 现在一应该有的官府手续也都得了,自然就能叫了泥水匠来建造这些小屋子了。

    自然不能只有屋子, 绿化这些也是要的。薛嘉月当时也特地的跟设计房屋排布的人说了。

    总是想要集市里面都干干净净的,而且进来的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绿的柳树,红的桃花。也能闻到桂花的浓郁, 红梅的幽香。

    因为都是简单的房屋,又请了好些个泥水匠同时来做活, 所以这个集市建造起来也很快。

    薛嘉月虽然委托了人帮她看着, 但自己每过个两日也要去看一看的。待建造的差不多了,她一方面去花儿匠那里买要栽种的红桃绿柳, 桂花红梅之类的树木, 一方面又到处贴了类似于招商的广告。还叫了茶楼酒肆里的说书人说一说这些。总之一定是要将势头造足的。

    一开始多数人都是抱着观望的态势, 并没有人要来租她的房屋摊位, 薛嘉月也不着急,而是忙着挑选良辰吉日开业,也忙着再开一家漱玉轩的事。

    想要将漱玉轩开成连锁店, 而京城这里的就是总号。

    薛元敬原本想要开业的那日也过去,但却被薛嘉月给拒绝了。

    虽然明知道去官府办那些手续的时候很得了薛元敬在后面的帮忙,不过她总还是想着看到底能不能靠自己,而不是仅仅因为自己和薛元敬的身份。

    她现在虽然有了公主的封号,但平时也很少对人提起过,平常也多是在家里,很少有人见过她。但是薛元敬可不一样了,京城里还是有许多官员认得他的。

    而且开业的那日,因着天热,薛嘉月也特地的戴了帷帽。这样一来可以避开日头,二来旁人更加不知道她是谁了。

    薛嘉月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她和薛元敬现在也不缺钱,不过是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一些事罢了。总不能天天只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人总还是要有点自己的理想和事业的。

    开业那日,舞狮队,炮仗,还在集市里面搭了台子请戏班子过来唱戏。围观的人很多,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

    而且第一天就有人过来租她的屋子了,且一租就是十来间。

    是谭宏逸的父亲谭老爷。

    谭老爷是过来看自己的大孙子的,约莫是谭宏逸和姜从玉同他说了这件事。他老人家做了一辈子的生意,还是平阳府的首富,自然眼光独到,当下就很豪气的一连租下了十来间屋子。

    他原就想要将生意发展到京城这里来,现在倒好了,打瞌睡立时就有人送了枕头过来。

    薛嘉月知道他的来意,忙笑盈盈的将一早就拟定好的那些租赁合同拿了一张过来。填写了谭老爷要租的那十来间屋子排好,然后两个人各自签字按手印。

    一式两份,一人留存一份。

    谭老爷交了租金和押金,薛嘉月收下,然后就热情的叫谭老爷喝茶。

    茶是好茶,正宗的雨前龙井,特地上贡给皇家的。这两罐子也是周太后给薛嘉月的,平常她也不大喝,现在特意的拿出来招待谭老爷。

    谭老爷一面喝茶,一面目光打量着她。

    在平阳府的时候虽然没有见过她,但那时谭宏逸为她失魂落魄,他也叫人去查探过她的底细,想着若门当户对,他也不是不能同意这门亲事,叫个媒人去他家提亲。

    随后得知她家世一般,他是瞧不上她的,所以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叫媒人去提亲的事。但是现在,她竟然成为了当朝太后的义女,有了公主的身份。她的丈夫也是当朝次辅,就是她年幼的女儿也是个郡主......

    谭老爷觉得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能安慰自己,这世上的事谁能说的清楚?若当初他请媒人去提亲,薛嘉月嫁给自己儿子了,她就不一定有这个公主的身份。而且姜从玉这个儿媳妇也确实不错,还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孙子。

    这般自我安慰了好几次,谭老爷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又坐了一会儿,喝了杯茶,就起身作辞离开了。薛嘉月将他送到了门口才回来。

    接下来她就忙着开漱玉轩的一应事。而且因着租金相比较外面的那些商铺实在低廉,所以陆续的也有商贩过来租屋子或者摊位。很快的这个集市就慢慢的繁荣了起来。

    京城里自然也是有恶霸,要收保护费的,平常那些商户没少受这些气。但这些人跟官府也都有勾结的,商户如何能争得过他们?只有老老实实的受气罢了。

    薛嘉月的这处集市里一开始也有不长眼的恶霸过来想要收保护费,看着再嚣张不过,大有哪家商户不给保护费就要将所有摊位和屋子砸烂的势头。但后来竟然就有五城兵马司的人出动了,带队的竟然是指挥使......

    其后再没有人敢来骚扰集市里的商户了。也因着这个缘故,坊间都传闻这家集市的掌柜背景很大,谁都不敢惹。于是前来租赁屋子摊位的商户也越来越多了。

    后来薛嘉月就又买下了城北的一块地,原样做了个集市。

    她做的这些事也跟周太后和当今的皇帝说过,因着每年她上缴的税费可观,所以周太后他们也很支持她做这些事。

    薛嘉月甚至还建议他们以朝廷的名义开一家钱庄,仿照现代银行的机制,每年盈利想也可观。

    周太后和皇帝商议了一番,觉得她的这个建议可行,便交由户部去办这件事。不过一应这方面的事还是要问一问她方才去实行。周太后甚至还很惋惜的说道:“可惜你是个女人。若你是个男儿,不说让你做个户部尚书,做个户部左侍郎也是绰绰有余的。”

    薛嘉月抿唇而笑。

    她对做官没有兴趣,现在还是对做生意有兴趣些。

    自然慢慢的,仅仅只是经营漱玉轩,还有收取南北两家集市商户的赁金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渴望更大的发展。

    东买西卖。绸缎,茶叶,瓷器,这些她都渐渐的有涉猎,而且到后来也开始做起了海外的贸易来。也帮着周太后和皇帝筹划一应海外贸易之事,每日虽然都很忙,但也觉得很充实。

    一晃五年过去了,薛元敬得周太后和皇帝的倚重,且于兴学年纪也大了,身子骨渐渐的不好,上书致仕,皇帝便让薛元敬做了吏部尚书,同时兼着内阁首辅。

    要知道吏部尚书可是被人称为天官的,手中的权利极大,都可以与内阁相抗衡的了。从来没有一人既能做到吏部尚书的职务,还同时进入内阁的。更何况是首辅的位置了。皇帝此举,可以说是对薛元敬极其的信任了。

    自然,坊间也有传闻,说薛大人的妻子是当今太后的义女,皇帝的义妹,这样算来薛元敬就是太后的女婿,皇帝的妹婿,还有什么不能信任的呢?

    薛元敬的官越做越大,薛嘉月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虽然以往一应收取租金,或是接待入京商户的事她都很少露面,而是遣其他人的人去接待,但是这一次,有个湖州府的绸缎商过来。因着以往薛嘉月从湖州贩来的绸缎都是从这一家买的,现在这个人来京租赁集市里的屋子。也是大手笔,一租就租了十来间,所以薛嘉月想了想,就特意的请他吃顿饭。

    这个人是带着自己的朋友一起来的,接了帖子如约来了。一见是个貌美的年轻少妇,两个人眼睛都直了。

    因着这个时代女人做生意的很少,而且在商场上肯定要比男人吃亏。所以一般的男人心中总以为这些女商人背后说不定就有些什么事呢。更何况现在薛嘉月  在京城里还有两家大集市。

    京城是这样好待的?官员遍地走,稍微哪个官员在哪个流程上为难你一下,那你这个生意也别想要做下去了。但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竟然能开两家那样大的集市,手上还做着那样大的生意......

    两个人不由的彼此就挤眉弄眼起来,对薛嘉月哪里还有什么尊重可言?不停的劝她喝酒不说,说话之间多多少少的就带了些不可言说的意思,行动间也有些拉拉扯扯的。

    薛嘉月就不大高兴了,起身就要走。有一个人竟然笑嘻嘻的就要去拽她的衣袖,被薛嘉月闪身避开。

    她见这两个人这样的不堪,一张俏脸就沉了下来。正要冷声的呵斥他们两句,忽然就听到砰的一声响,是有人在外面用力推开了门。

    接着就有一道娇小的人影跑了进来,径直的扑向薛嘉月,脆生生的喊着:“娘。”

    薛嘉月忙一把抱住,很惊讶的问道:“晓晓,你怎么来了?”

    六岁的薛晓回过头往门边指了指:“爹爹带我来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