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之三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薛晓还没有出生之前, 薛元敬就和薛嘉月商议要请个奶娘的事,但被薛嘉月给否定了。

    虽然明知道大户人家都会请奶娘, 但薛嘉月觉得,看自己的孩子喝别人的奶, 心里总归会觉得不舒服,所以还是自己亲自喂的好。这样母女之间也更亲近些。

    但照料小孩子原就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特别还是刚生下来不久的小孩。每晚都要醒过来喂好几次奶, 睡眠严重不足, 白天但凡有点空闲也只想倒头就睡,还哪里顾得上其他的事?所以虽然心里一直想着要去开发城南那块地, 但可惜总是没能付诸实施。

    一直都薛晓一岁的时候,眼看着会走路了,也能吃饭吃菜, 不用她这个人形奶牛时代待她身边预备她饿的时候立刻给她填饱肚子了,晚上也不用再起夜喂奶了, 薛嘉月这才放心的将薛晓交给她请回来的一个带娃有经验的仆妇, 自己带着采萍要出去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

    薛元敬遵守承诺,没有再在这些事上干涉她。不过到底还是不放心的, 所以就叫观言也跟着她。

    虽然现在他已经做到了次辅的位置上, 薛嘉月也有个公主的身份, 但多一个人跟着她, 他总是会多放心一点的。

    前三年薛嘉月不在京城,后来回来了,先是为躲避夏兴言一直没有出门, 后来又有了身子,生下薛晓之后又要一直照顾她,所以总没有时间出门,这会儿过来一见这块地,便见比前几年越发的脏乱了。

    忙请了好几个人过来收拾。收拾好之后又让人从郊外拉土过来将那些坑洼的地方都填平了,这才叫人过来勘察地势,画设计图。

    天子脚下,管理的原就很严格,更何况还是这样大的一块地,想要利用这块地做些什么自然是要去官府报备的。

    都说官字两张口,而且一见薛嘉月是个二十岁,还美貌异常的女人,有些官员自然就会生了一些龌龊的心思。所以在许多程序上面便会故意的卡关不给办,想要薛嘉月去求他们,他们才好为所欲为。

    薛嘉月对此很苦恼。她自然是想早一日开建集市的,这样就可以早一日租出去,就能盈利了。于是回去之后她便将那些官员对她的故意为难都说了。

    次日散值之后,这些为难薛嘉月的官员都接到了当朝吏部左侍郎,兼内阁次辅的帖子,邀请他们去茶楼喝茶。

    于是等到第二日,也不用薛嘉月去衙门了,这些官员主动的来找薛嘉月,双手将一应盖过章的文契都举得高高的递给薛嘉月,恨不能跪下来求着她收下来。

    薛嘉月就喜滋滋的将这些文契都收了下来,等薛元敬散值回来之后就问他:“你昨天是不是找了那几个人?”

    这些年薛元敬是散值之后就会立时回来的,很少会同人应酬,但是昨儿他却至掌灯的时候才回来。她问起,他就说和几位同僚喝茶去了。

    当时薛嘉月也没有放在心上,但现在一想,只怕昨儿同他喝茶的那几位同僚就是那几个官员了。

    薛元敬笑了笑,没说话。

    以往他没有能力,她想要做的事他支持不了,只能压着她,但现在她有能力了,但凡他想要做的事,他肯定是会支持的。

    他就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往后若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事,只管来跟我说。”

    “这么好?”薛嘉月眼前一亮。

    以前薛元敬不是很不支持她做生意的么?在平阳府的时候她也是费了好些唇舌才说服他让自己开漱玉轩的。

    薛元敬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嗯,我一向都是这么好的。”

    薛嘉月:......

    这就有点不大要脸了啊。

    正想要嘲讽他两句,忽然就见薛元敬倾身过来,俯下头在她耳边低声的笑问道:“哥哥这么好,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报答?”

    薛嘉月:......

    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个报答带了点什么颜色的意思。

    转过身正要跑出门,就听到薛元敬轻笑一声,紧接着就有一只有力的臂膀从背后伸过来环住她的腰,她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

    挣扎是肯定没有用的。薛元敬不由分说的将她的身子扳过去面对着他,又双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提到了书案上坐好。

    两个人是在薛元敬的书房里面。黄花梨木的平头书案上放了白瓷山水笔筒,砚台,笔架,还有两部书。薛元敬原本是站着要写字的,这会儿一伸手就将案上已经铺好的雪白宣纸拂到了一边去。

    薛嘉月如何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一张俏脸红了个通透。双手推着他的胸口,声音带嗔带娇:“不要在这里。到榻上去。”

    书房的南窗下是有一张可供人躺卧的木榻的,就是让薛元敬看书或处理公文累了的时候休息用的,上面铺了锦褥。

    薛元敬却没有听她的话,而是凑过来亲她通红的脸颊。

    两个人成亲都有好几年了,欢好的事也不晓得做了很多次,甚至现在孩子都生了,可每每这个时候薛嘉月还是会害羞。

    不过他觉得这样真的很好。他真的是爱极了她这样害羞的样子,还有颤着声音又娇又软的叫他哥哥时的样子。

    “不去。”因为动了情,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就有些低哑了起来,“上次已经在榻上做过了,不过书案上还没有,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试一试。”

    薛嘉月都要无语了。他的这意思,是要哪里都要试一下吗?能不能要点脸?

    但事实证明薛元敬在这件事上面是从来不要脸的。不过薛嘉月如何的说,到底还是将她抵在书案上不要她走。

    等到他们走出书房门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夏日天黑的晚,可以想象他们在书房里待了多长时候了。

    因为书房的门一直关着,采萍既然也不敢去打扰他们。饭菜是早就得了的,一直放在锅上温着。这会儿将他们两个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采萍连忙将饭菜都搬到了明间的桌上去。

    薛元敬各薛嘉月两个人对面坐下来吃饭。薛晓已经睡着了,正由仆妇陪在西次间的床上睡。

    薛嘉月刚刚也实在是被薛元敬折腾的累了,这会儿只觉得双腿都是软的。

    而且他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明明他现在公务很繁忙,但现在还是这样的龙精虎猛?

    薛嘉月想到这里,由不得的就瞪了薛元敬一眼。

    两个人在一起多年,薛元敬又时时的将她放在心上,所以她这样的一个眼神,他立时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当下他就笑道:“我现在才二十六七岁,正是最旺盛的时候,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薛嘉月:......

    这个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薛嘉月就磨牙:“你就张狂罢。等你三十六七岁的时候我看你还敢说这样的话。”

    薛元敬轻笑:“就算我到了五十六七岁,我也敢说这样的话。”

    薛嘉月:......

    不行,脸皮实在没有这个人厚,她还是放弃吧。

    她就放下筷子,叫采萍提水到隔间给她沐浴。等沐浴过后就上床歇息了。

    稍后等薛元敬洗漱完上床的时候,就见她已经睡着了。想必刚刚她确实是累了。

    薛元敬看着她娇美的容颜,想想他们会一辈子这样相拥着入睡,便觉得心里柔软一片。

    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他随即也躺下去,阖上双目入睡。

    次日等薛嘉月醒过来的时候薛元敬已经去文渊阁应卯了,她洗漱好就去看薛晓。就见薛晓正在庭院里走过来走过去,仆妇在一旁看着。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轻容纱做成的夏衫,因着天气渐热,头发扎了两个小辫子。早晨的日光落在她身上,落入凡间的精灵一般。

    看到薛嘉月,她就往这边走过来。还不会跑,走的也不快,但薛嘉月还是很有耐心的站在那里蹲身下去,张开双臂等她。

    薛晓也很高兴,脸上满是笑容。这是对最亲近之人的笑容。

    她笑着投入到薛嘉月的怀里来,薛嘉月一把抱起她,然后吧唧在她白皙柔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现在她一岁了,眉眼之间也看得出来像谁了。还是更像薛元敬一些的。

    也不晓得薛元敬小时候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跟薛晓一样的爱笑?那个时候他的母亲还在,有娘保护着,肯定要过的好一些。后来他受了那些苦,不过没有关系,现在一切都好了起来,他整个人看着温和了不少,再也没有狠戾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薛嘉月一面抱着薛晓在怀里,一面问仆妇昨儿晚上薛晓睡的怎么样,有没有吵闹。

    心里觉得很有些愧疚。

    薛晓自出生之后一直都是跟着她和薛元敬睡的,不过近来她要忙那块地的事,而薛晓睡觉不老实,经常会踹她,她做了母亲之后也是稍微有点声音就立时会醒,所以晚上睡不好,白天精神也不大好,没有法子,最近才让薛晓跟着仆妇睡。

    仆妇笑着回答:“姑娘昨儿晚上醒了一次,吵着要您。奴婢给她喂了点水,哄了一会儿,她就又睡着了。”

    薛嘉月点了点头,抱着薛晓回屋。

    采萍已经将早饭都放在了桌上。有一碗蒸鸡蛋,蒸的嫩嫩的,薛嘉月拿了小银勺一勺勺的喂薛晓吃。

    母女两个将早饭吃了,薛嘉月和薛晓在临窗木炕上玩了一会儿,然后将薛晓交给仆妇,吩咐她好生的照看着,自己则带着采萍个观言去城南那块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