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正文完结(上)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元敬虽然心中很担心, 但为免薛嘉月害怕,回去之后对这些事他还是只字未提, 只说姜从玉生了个男孩儿,母子平安。

    薛嘉月听了, 很为姜从玉高兴。又同薛元敬商议,要送点什么东西给那个孩子。

    薛元敬想起那个时候他同谭宏逸打赌说过的话, 想了想, 便说道:“明日散值回来的路上我顺路去金银铺子里, 买一只赤金的长命锁和一副赤金的手镯罢。”

    这算得是很重的一份礼了。不过薛嘉月现在和姜从玉交好,也很乐意送的。

    当下两个人说定了, 薛元敬见天色晚了,就叫采萍摆饭。

    薛嘉月刚怀孩子的时候吃不下什么东西,整日恹恹的, 有时候还会吐,不过现在胃口很好, 一顿要吃两碗饭不说, 还经常的过一会儿就饿了,要吃糕点水果。

    薛元敬前些时候见她瘦了好些, 便也由得她吃。还交代采萍每日都去买最新鲜的鱼肉鸡鸭之类的回来, 糕点和当即的水果也没有断过。不过现在薛元敬却不想要薛嘉月吃这么多了。

    看她吃饭了一碗饭还要再添的时候, 他就将碗拿了过去:“晚饭吃多了不克化, 你便只吃这一碗罢。”

    任凭薛嘉月如何的说,他依然不为所动,叫采萍过来将饭菜都撤了下去。又叫观言在院子里点了几个灯笼, 要扶着薛嘉月到院子里面走一走。

    薛嘉月简直哭笑不得。

    她知道他的心思。吃的多了,孩子就长的大,生产的时候大人肯定会多受罪。多走动肯定也是有利于生产的。

    也不知道今日他在谭家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他现在心里肯定是很担心的。

    于是薛嘉月便很乖巧的由着他给自己披了斗篷,两个人到外面去散步。

    今晚的月色很好,落在地上就跟霜雪一样,照的各处都是亮的,压根就不用点灯笼。

    她就叫薛元敬去将院子里的灯笼都熄了,两个人一面在月下漫步,一面说话。

    “等再过四五个月,咱们的孩子就出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三口了。然后再过个四五年,我们的孩子大了,只怕若晚上我们出来这样逛的时候,她也要跟着一起,哪里还能跟现在这样的安静呢?等再过个几十年,虽然我们的孩子大了,懂事了,不来闹我们了,但他们也会有孩子的,就是我们的孙儿孙女了。到时他们肯定也要闹着我们的,像今晚这样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光只怕很少了,所以往后我们晚上多出来散步好不好?”

    教她这样一说,薛元敬就仿似看到了他和薛嘉月的一辈子。而且仔细想一想,这样世俗又温暖的生活正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心中平和安稳,要这个人世上有他所留恋喜欢的人或物,想要跟其他人一样,平平凡凡的快乐,平平凡凡的老去。

    但薛嘉月是一定要陪在他身边的。没有她在他身边,他就觉察不到半点快乐。

    想起今日姜从玉生产的事,心中不由的就开始发慌起来,握着薛嘉月的手也紧了起来。

    他垂眼看着薛嘉月隆起的小腹,心情复杂。

    不晓得是该期待这个孩子,还是怨怪这个孩子。只要一想到薛嘉月生产的时候要经历那些痛和风险......

    忽然就有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拉着他的手轻放在了小腹上。他抬头,就看到薛嘉月正在对他笑:“哥哥,他刚刚踢我了。你摸一摸。”

    虽然薛嘉月穿了厚厚的冬衣,但这一刻薛元敬仿似真的察觉到她腹中的小人儿在动。好像还对着他的手掌心踹了一下,仿似在责怪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对他这样的心狠。

    薛元敬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就觉得心里柔软的跟一汪水。

    他轻叹一口气,伸臂揽着薛嘉月的肩,小心的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又低头亲了亲她头顶的秀发,轻声的说道:“我们就生这一个孩子,好不好?”

    薛嘉月笑着应了下来。

    她知道薛元敬肯定是今天看到旁人生产,心里就很担心她,所以回来之后都没有笑过。她虽然也害怕,但她不想薛元敬担心,更不想薛元敬心中不喜他们的孩子,所以刚刚胎动的时候她才特意的拉着薛元敬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好在他看起来终于是软化了,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过了两日,姜从玉的孩子洗三的时候,薛嘉月带着薛元敬那日买回来的赤金长命锁和时赤金手镯过去看望。

    奶娘抱了孩子过来给她看。

    孩子包在大红色的绸缎包被里面,正睡着。虽然眼睛闭着,但看得出来五官是很不错的。

    薛嘉月以前经常听到旁人指着某某小孩子跟人说话,说这孩子长的像你。要么就是长的像他爸爸或妈妈,薛嘉月那个时候也认真的看过,但总是看不出来到底像谁。就像现在,她也看不出来这孩子长的像谭宏逸还是姜从玉。

    而且刚下来的孩子样子变的很快的,压根就看不出来到底像谁。所以她就笑道:“谭大人生的俊朗,你生的柔美,这孩子长大了相貌肯定会很好。”

    做母亲的人听到旁人这样夸自己的孩子,甭管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都会很高兴。

    姜从玉倚在床头,叫丫鬟搬了一张圈椅来给薛嘉月坐,然后跟她说话。

    “......当时我都以为我熬不下去了,就叫稳婆一定要保住孩子。丫鬟和嬷嬷就在旁边哭,叫我一定要撑住。后来大夫来了,开了催产的药。我那个时候人都已经迷糊了,也不晓得到底喝了多少碗催产药下去。后来稀里糊涂的,就觉得一阵轻松,又听到孩子的哭声,我这才晓得原来孩子已经生下来了。”

    薛嘉月面上带着笑意的听着,不时的也会说几句场面话,但拢在袖中的双手却是紧紧的攥着,手掌心里也潮湿的。

    她现在怀着孩子,其实心里也是害怕生产时候的事的,但是现在姜从玉还要跟她说自己生产的时候是如何的凶险......

    不过薛嘉月知道姜从玉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她是觉得自己劫后重生了,想要跟人说一说这些事罢了,不过她现在还是不大想听到这些话。

    正想着要开口说作辞的话,忽然就觉屋中光线一亮,有人掀开了碧纱橱上的撒花帘子。接着就听到旁边的丫鬟在叫少爷。

    薛嘉月回过头一看,就看到谭宏逸正走进屋里来。

    彼此的视线正好对上,薛嘉月先是微怔,过后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给他打了个招呼:“你散值回来了?”

    谭宏逸一怔。

    她这样的坐在这屋子里面,同他说着这样家常的话,就仿似她是他的妻,正在家里等着他散值回来一般。

    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心中由不得的就有些发酸,声音也有些发哑:“嗯,我回来了。”

    姜从玉在一旁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心里很有些怪异。她就坐直了身子,笑着叫了一声夫君。

    谭宏逸嗯了一声,不过目光却没有点头。反倒是看着薛嘉月说道:“刚刚我和薛兄在路上遇到,就一起回来。他回去没有看到你,心里肯定会很担心。我让人送你回去。”

    竟是直接叫薛嘉月走的意思。

    这可就实在是太不客气了。姜从玉忙笑道:“薛大人应该也知道薛夫人在我这里,不会很担心的。或者妾身现在也可以叫个丫鬟去跟薛大人说一声,告诉她薛夫人我这里?”

    不过刚刚心里的那点子怪异却没有了,只以为刚刚是自己多心了。

    哪知道谭宏逸还是坚持:“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天色阴沉了下来,风也大了起来,待会儿可能就会下雪,你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他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薛嘉月如何还好再在这里待下去?而且她原本就想要走的。

    于是她就起身站起来,对姜从玉笑道:“你先歇着,我改日再来跟你说话。”

    又看着谭宏逸,说道:“那我先走了。”

    谭宏逸点了点头,目光看着她:“我送你出去。”

    薛嘉月原本不要他送,但他仿似知道她会说这话一般,直接转过身就往外走了。薛嘉月没有法子,只能对姜从玉笑了笑,然后由采萍扶着胳膊往外面走。

    等到了门外,就见谭宏逸正站在廊下,微仰着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一双长眉也皱着。

    原来竟然下起了雪珠子。

    谭宏逸就叫一个丫鬟去拿伞,自己则率先往旁边才抄手游廊走去。走出了一段路,他才回过头来看薛嘉月,示意她跟过来。

    他是知道她肯定会开口叫他不要送的,要他回去,所以索性不给她这个开口的机会。

    薛嘉月果然没有法子,只好扶着采萍的手往抄手游廊上面走。

    她现在怀着五六个月大的身子,也没有办法走得很快,只能慢慢的走。谭宏逸也不急,脚步放的更慢了一些。

    天阴沉着,雪珠子打在头顶的黛瓦上,旁侧的树叶上,扑簌簌的一片轻响。北风也刮了起来,刺骨的冷。不过谭宏逸还是觉得心里很安宁平和。.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