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疯狂念头

作者:长沟落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元敬虽然原本心里还有些气, 但现在看到薛嘉月哭了,立时就什么气都没有了。

    他也知道薛嘉月现在怀着孩子辛苦, 心情也反复无常,更加的不能刺激她, 于是忙打叠起千百种柔声细语来哄她。

    好在薛嘉月的脾气向来就是来的快也去的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嗔转喜, 躺下睡觉了。

    次日薛元敬休沐, 就在家里陪着薛嘉月。

    薛嘉月问过大夫, 知道预产期约莫是明年的四五月份,就想趁着现在行动还方便的时候多做几件小孩儿的衣裳出来。

    薛元敬看她坐在临窗的炕上, 低垂着头在做一件小褂子。淡金色的日光从她身后的窗子里斜进来落在她身上,看着真是再恬静平和不过。

    薛元敬只觉心中软软的,走过去看她已经缝制好的其他小褂子。

    都是软软的料子。而且都那样的小......

    想着到时他们的孩子会穿着这些小衣裳, 薛元敬的唇角不由的就上扬了起来。

    又叫薛嘉月:“现在离你生产还很有几个月,你也不用这样着急的每日做衣裳。老是坐着也不好, 还是要多走动走动的。”

    就伸手将薛嘉月手里正在缝制的小褂子拿下来, 去取了件斗篷过来给她披上,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

    今儿虽然有日光, 但那日光也是淡的, 水一样, 照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暖意。但好在没有什么风, 也不是很冷。

    薛元敬小心的扶着薛嘉月的胳膊在院子里走了好几圈,又扶她去看廊外摆放的盆景。

    石榴树,杜鹃花这些盆景的叶子早就落尽了, 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桠。不过那盆天目松盆景还是苍翠的,腊梅花的盆景也打着花骨朵。有些已经开了,花瓣蜜蜡一般,香气浓郁。

    薛嘉月现在虽然对气味没有前些日子那样的敏、感,但到底也是不敢靠腊梅太近的,只站在一旁看。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就对薛元敬说了,薛元敬忙去屋里搬了一把圈椅出来。还细心的铺了一层锦褥,这才扶着薛嘉月慢慢的在椅中坐下来。自己随后也搬了只绣墩坐在一旁,轻轻的给她揉腿。

    大夫说过,到后面怀的月份越大,腿脚就会慢慢的肿起来。甚至都后面鞋都穿不进去,所以总是要多走动走动,也多揉揉才好。

    薛嘉月就笑道:“看你这个样子,仿似我有多娇弱一样。那个时候在秀峰村,一开始你对我可狠心着呢。”

    那个时候觉得那样的辛苦艰难,但现在说起来心里却是平静的,面上甚至还带着笑。

    因为心里知道,身边的这个人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会宠着她,再不会有以前那样的日子了。

    薛元敬面上却没有笑意,甚至心中还觉得愧疚。

    他探身过来轻了轻她的脸,低声的说道:“若我早知道是你,我当时就会好好的宠着你,不让你受一点苦。”

    薛嘉月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她并没有想到薛元敬早就知道她不是原来那个二丫的事,只以为他这是愧疚呢,就抬手轻捏了他的脸颊一下,笑道:“那你往后可要对我和孩子好。”

    本朝最年轻的三品大员,在外面的时候面上的神情从来都是严肃的,谁看了心里都有点犯怵,但是现在被薛嘉月这样捏脸颊他也不躲不闪,温顺的由着她捏不说,还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嗯。我这辈子一定会对你和孩子好的。”

    命都是他们的,还有什么不给他们?

    薛嘉月笑了笑,收回手,又说道:“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站在窗前,也是这样的冬天,但忽然就有一只很漂亮的蝴蝶飞了过来。我对她伸手,她就停在我的指尖上,扇着翅膀,好像在看着我笑一样。当时我就觉得心里很柔软,也看着它笑。哥哥,我觉得我腹中的孩子应该是个女孩儿。”

    说完,就目光看着薛元敬,眼中满是笑意。

    薛元敬就也笑了。又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笑道:“女孩儿好。等她大了,可以你教她刺绣,我教她读书,好不好?”

    薛嘉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兴致勃勃的和她商议起孩子的名字来。

    正说着,就见采萍捧着一盘切好的梨子和橙子走过来。

    她刚刚去外面买菜,看到有卖梨子和橙子的,就也买了些。这会儿就洗净了,切成块拿过来。

    薛元敬接在手里,拿了一瓣橙子递给薛嘉月吃。

    采萍站在旁边没有走,说道:“刚刚奴婢回来的时候,看到对面谭大人家的小厮疾冲出来,差些儿就撞到我。我拉住他一问,才知道是他家夫人昨儿晚上就发动了,但现在还没有生下来,少爷叫他去请大夫过来呢。”

    薛嘉月正吃着橙子的动作一顿。

    前两天她才刚去看过姜从玉,见她肚大如箩,行动很是不便,正跟她说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生下来,没想到现在就要生了。

    自回京之后薛嘉月和姜从玉往来颇为频繁。特别是她有了身子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共同话题就越发的多了,彼此相处的都很好,所以现在听到姜从玉发动了,薛嘉月就想过去看一看。

    薛元敬按住了她:“谭家人原就多,谭夫人又是第一胎,围绕着她的丫鬟婆子肯定很多,你现在怀着身子,原就不该去人多的地方。而且你去了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在家里坐着的好。”

    虽然知道他说的很对,但薛嘉月总是有些担心姜从玉的,最后想了想,就叫薛元敬去看看。

    薛元敬不想她担心,就叫了采萍过来陪着她,自己起身去对面谭家。

    谭宏逸正背着双手站在廊下看墙角的竹子,小厮进来通报说薛大人过来了,他便叫小厮请薛大人到明间用茶。

    两个人在明间坐下来,小厮上了茶,薛元敬就说道:“月儿知道尊夫人发动了,很关心,就叫我过来看看。谭兄,现在尊夫人如何了?”

    看谭宏逸一脸疲惫的样子,眼中也有血丝,想必昨晚也一晚上没有睡......

    “我也不知道。”谭宏逸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捏了捏眉心,“稳婆说她这是头一胎,生产的时间肯定会长一些。但从昨儿晚上开始到现在,她都已经痛了有六七个时辰了,也不见孩子生下来。刚刚我叫小厮去请大夫,等大夫过来看看再说罢。”

    男人对生孩子的事肯定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不过刚刚在外面看着丫鬟婆子一盆盆的清水端进去,然后是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很是触目惊心。嬷嬷又说产房污秽,他是个男人,不能进去......

    薛元敬安慰了他几句,心中也有些发沉。

    姜从玉都痛了六七个时辰了还没有生下来,也不晓得等月儿生产的时候会不会这样。她向来就是个怕痛的人,那到时......

    约莫等了一炷香左右的功夫,大夫终于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谭宏逸连忙带着大夫往后院走,薛元敬想了想,也跟过去看。

    还没走近,就听到姜从玉痛苦的叫喊声。还有丫鬟婆子进进出出的,个个脸上都很焦急的样子。她们端出来的盆里都是血水,他还听到旁边有丫鬟在小声的议论着,说是生孩子原就是有命喝鸡汤,无命见阎王的事,也不晓得少夫人这是会喝鸡汤呢,还是见阎王呢......

    薛元敬心中发紧,不敢再看,也不敢再听,转过身往外走。

    一直到半下午的时候姜从玉的孩子才生下来,是个男孩儿。

    稳婆抱着孩子出来给谭宏逸看的时候他脸上也有笑容。叫小厮打赏稳婆和大夫之后,他想了想,就进屋去看姜从玉。

    不过姜从玉累极,已经睡着了。谭宏逸轻声的交代丫鬟婆子好生的照看她,然后就走了出来。

    等到了前院,就见薛元敬正在和大夫说话。大夫摇了摇头,薛元敬面上有失望之色,但随后还是让大夫走了。

    谭宏逸走过去问他:“你在和大夫说什么话?”

    薛元敬正看着旁边的一株茶花出神,闻言回头看他,回道:“没有什么话。不过是问一下生产的时候要注意的事罢了。”

    谭宏逸以为他是看到刚刚姜从玉生产时的样子,心里担心薛嘉月生产的时候,所以就问大夫一些要注意的事项,所以他就点了点头:“这些事是要问清楚的。”

    他心里也想着,薛嘉月是个娇气的人,生产这样的痛只怕她是受不了的。

    心中一紧,所以顿了顿,他还是说道:“等她生产的时候,你还是立时就叫个大夫过来在旁边看着罢。”

    薛元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但实际上,他刚刚问大夫的话是,能不能开一副落胎药给他?

    刚刚看到姜从玉生产的时候那样的痛苦,听到旁边的丫鬟说的那番话,他心里忽然就有了一个很疯狂的念头。

    他不要孩子了。他压根就不敢想象若薛嘉月有什么事他该怎么办。虽然明知道这样对孩子很残忍,但是没有法子,他只要薛嘉月好好的,其他的他都可以不在乎。

    只可惜大夫问明薛嘉月已经有五六个月的身孕时,就摇头拒绝了。说这个月份再吃落胎药,大人也是要保不住的。薛元敬这才作罢,不过一颗心还是跳如擂鼓,完全的静不下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