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4章 奶粉票

作者:九尾君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就只吃初乳,之后喂奶粉。”严如山拍板决定,还能让媳妇儿尽快恢复身体。

    钟毓秀点点头,“那还差不多。”

    严老爷子:“.......”两口子都不靠谱,他还是多费心照顾重孙吧。

    被打上不靠谱标签的两口子吃的香,钟毓秀吃不到生蚝的郁闷心情有所减缓;吃完饭,毓秀又用了些水果,心情总算好转了。

    “爷爷,您洗漱一下去午休,下午要上班,得养足精神。”

    “知道了。”严老爷子摆摆手,先去卫生间洗漱完,回到房间把奶粉票拿出来交给严如山,“早点去买奶粉,你都打算不让毓秀喂奶了,奶粉得多备;我三个重孙呢,我再想办法弄些奶粉票回来。”

    叮嘱完大孙子,严老爷子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还不住盘算;三个重孙一个月吃多少奶粉,要多少奶粉票才够,人说孩子多是福气,人丁兴旺不是。也有人说孩子都是讨债的,瞧瞧,还没出声就要计算着给他们准备多少东西?

    讨债这句话是一点没错。

    不过,老爷子高兴,全来讨债也高兴;他这一脉人丁不旺,他就一个儿子,两个孙子,毓秀一下子给他添三个重孙,老爷子心里开怀着呢。

    钟毓秀抽出一张奶粉票看了看,左边写遗失不补,过期作废,右边写禁止买卖,可以赠送。中间为奶粉二字,抬头是上京市商业局,下尾为月份,写着十月份,正中央盖着一个红章。

    现在已是九月末,十月份月底过期。

    “十月份不用就过期了,还是得把东西买回来。”

    “不急,十月中旬去换就行,奶粉是有保质期的,咱们迟换半个月,就能多管半个月。”数了数,轻点总数,做到心里有数,“一共十六张,可以买十六罐儿奶粉;咱们家三个孩子,预算一罐吃一个月,十六罐儿约莫只有五个月,还要防止他们越来越大吃的越多。咱们还得换一些奶粉回来,等到他们七八个月的时候用辅食,到时奶粉量能减少一半。”

    奶粉在现在是供不应求的精贵物,基本是一上市就抢没了;他还得和百货、供销社那边的熟人打招呼,十月中旬有奶粉到给他留起来一部分。

    “能管五个月时间,咱们不用急了;等到吃完再换奶粉票就是。”五个月后还不知有没有物资限制,这会儿不用急;严如山手里有以前的人脉在,就是限制着,也能还到几张奶粉票。

    严如山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想到一块儿去了,媳妇儿,咱们心有灵犀呀。”

    “谁跟你心有灵犀?过来扶我去卫生间洗漱,有点困了。”

    “好咧,媳妇儿大人。”奶粉票往兜里一塞,扶着她便往卫生间走;伺候她洗漱完,他也简单梳洗一番,又扶着她上楼躺下,挤到她身边盖上被子,哄着人入睡,“睡吧,晚饭让狗蛋给你做蒸鱼吃。”

    鱼对孩子和母体都好。

    钟毓秀点点头,闭上眼很快进入梦乡。

    严如山垂眸瞅着怀中娇妻,心满意足地低头亲了亲她额角,慢慢入睡。

    一觉醒来,严如山精神抖擞,钟毓秀软绵绵的不想动,“毓秀,起来咱们下楼喝水去,你该喝水了。”

    孕妇每天的水量不达标,会造成头晕脑胀,有晕眩感,严重者还会脱水。

    “不想起来。”语音软糯嘶哑,似在撒娇。

    严如山俯身把人抱坐起来,给她穿上外套,“咱们喝了水再睡会儿?在楼下沙发上睡,我陪你。”要不是得让她多走动,他都不想叫她起床,瞧她那小可怜样儿,令人心疼又怜惜。

    “媳妇儿乖,咱们喝了水再睡,好不好?”

    钟毓秀眯开眼缝,伸出手,“拉我。”

    “好。”依言将她拉起来,小心翼翼护着到床边,为她穿上衣裳,“好了,来,靠着我。”

    钟毓秀顺势而为,靠近他的臂弯里,由他扶着出门,下楼到大厅。

    顾令国、方国忠、王大丫、龚招娣都在大厅,看闲书的看闲书,看报纸的看报纸,听见脚步声,纷纷抬头看去。

    “钟同志,严同志,您们醒了。”顾令国放下手中报纸,起身道。

    严如山点头,“起来了,王阿姨,龚阿姨,麻烦你们端一杯热水过来;再切盘水果,让狗蛋榨份果汁送来。”

    “好的。”王大丫看的是闲书,类似小孩儿看的连环画;她放下书,与龚招娣一道去厨房。

    顾令国问道:“严同志,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

    “没事儿了,你们看你们的报纸,不用管我们。”严如山摆摆手,将人扶着坐到沙发上。

    钟毓秀吁了口气,捧着肚子摸,肚子沉甸甸的,肚子又大看不到前路;上下楼都靠严如山,她不轻松,严如山也不轻松,不过,她一个人的时候倒是会用精神力探路。

    “我还想吃生蚝,有吗?”

    “你今天吃很多了,没有。”发誓把人看住了,严如山是一刻不能心软,“明天给你买烤鸭,好不好?”

    有点馋。

    钟毓秀点点头,把生蚝丢开了,“要两只。”

    “成,几只都成。”

    把人忽悠过去了,王大丫跟龚招娣过了片刻,端来了果盘和果汁,“钟同志,您先吃着,这些都是狗蛋提前准备好的;厨房里只有开水,还需要放一放,等会儿给您送来。”

    “谢谢。”接了果汁先喝一口,这才朝水果下手。

    严如山端了果盘,与她并肩而坐,伺候她吃完水果;又让人送来了点心,她的饭量本就大,有了孩子饿的更快,吃的东西多了至少三分之一,希望孩子们没遗传到媳妇儿的能吃。

    想想媳妇儿在山里,靠着一根木棍就能打死野猪,在山林里如鱼得水;他又矛盾了,按理说能吃是福,有能耐才好呢,怕就怕遗传到能吃,又没遗传到媳妇儿的能耐。

    糟心了。

    “慢点儿,别噎着了,开水来了。”严如山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厨房方向看;见王大丫端着水杯而来,松了口气。

    王大丫将凉白开送到他面前,严如山顺手便接下,先试了试温度,觉得合适,方给她饮用。.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