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海王他三省吾身

作者:多金少女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漾羽开始正视自己与玄光的友情的时候, 终于发现自己有些过分了。

    因为他都不知道玄光真的喜欢什么,一般都是他给,他便要, 问他喜欢,也绝对是说喜欢, 而且,呱太真正的名字, 是玄光,他却强势地忽视了他的真名, 执意要喊他呱太。

    ……总不能因为对方可爱,就一直欺负他吧?

    姜漾羽深深地自责起来。

    他是戏瘾太重, 连做人都不知道怎么做了!

    姜漾羽决意等玄光回来,要与他好好促膝长谈, 然而萧琅的传讯符突至, 姜漾羽打开符纸一看,瞳孔一缩, 立即烧了符纸出门了。

    他到了剑宗, 不出意外地发现剑宗气氛很凝沉。

    一名弟子看见他, 哽咽着说:“姜师兄, 你来了。”

    姜漾羽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名弟子还未回答,萧琅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表情沉重地道:“江师妹魂灯灭了。”

    “而后,我们在齐天阁找到了她的尸身……”他有些不忍心,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江师妹的根骨与灵根都消失了, 尸体完全就是凡人的模样。”

    当时有不少弟子都知道江落雪是送姜娉离开的,所以姜娉的名字也被重新提起。

    萧琅说:“此事已经禀告给段宗主,不知段宗主如何决断。”

    江落雪失去了根骨与灵根, 最大嫌疑人自然是姜娉,因为她刚刚被废。

    但是夺去根骨和灵根这种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前所未闻,萧琅也只能猜测,他实在无法想象,姜娉会是这种恶毒的人,这完全颠覆了他对她的印象。

    “不会是姜师姐!”之前那名要寻找姜娉转世的弟子嘶哑着开口,“绝对不是姜师姐,姜师姐对江师妹那么好,又如何会加害于她?!”

    萧琅沉默了,修真之人,凭空中的灵气波动残余便能知道现场大概情况,江落雪房间里的痕迹很明显,而且姜娉的气息也彻底消失了。

    姜娉现在是一个凡人,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失去气息踪迹,只能说明,她被废了,也还有人帮她。

    或许姜娉不是凶手,但江落雪的死绝对与她有关系。

    姜漾羽听了他们说了一堆,终于开口,他喃喃道:“姜师妹的事,也有我的责任,要是我一开始就放弃呱太,将呱太给她,或许也不会连累她,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很悲痛,还有江师妹,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将江师妹害了,到底是谁?”

    又转头看向萧琅,“在齐天阁,留影珠没有反应吗?”

    萧琅心情十分复杂,“有反应,有阵法的痕迹。”

    也就是说,害江落雪的人,用了阵法掩盖了痕迹,以至于留影珠都没有任何影像。

    萧琅说:“江师妹的那个房间,没有人进去,只有姜师姐进去了,现场也只有江师妹的灵力残余。”

    姜漾羽还记得江落雪,她在剑宗是最小的师妹,前不久弟子扩招,剑宗又进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到现在还未引气入体,因而江落雪还是剑宗最小的女弟子,他与她正面冲突,还是一年前她和姜娉两个人义愤填膺质问自己的时候。

    虽然骄纵,但并不是很坏,往后的日子,他逐渐收拢剑宗弟子人心的时候,她不为所动,很坚持地敌视他,但也未对他做过什么,只是口头上刺他而已。

    姜娉,你就是这样对待一心为你好的人么?

    姜漾羽毫不怀疑,致江落雪于死地的人就是姜娉,她这时年纪的确轻,修为高,手里也并没有沾太多血孽,算不上罪大恶极的人,但是原著里的女主,也有她自己的一套逻辑,且直接或者间接死在她手里的人并不少,甚至最后,连玄光,都是被她用大义道德绑架,驱使他,使他为她和她那些鱼出头送死。

    他看这本书的记忆并不久远,因而姜娉的形象深入他心里,他都能想到姜娉用怎样的面孔,夺取江落雪的根骨与灵根。

    真恶,姜漾羽对姜娉的厌恶感达到了顶峰。

    *

    时间回到四个时辰之前。

    姜漾羽的确了解姜娉,姜娉就是用着哀伤绝望的脸孔,将江落雪骗到了齐天阁。

    齐天阁是一家拍卖行,其少主便是姜娉的追随者。

    白玉京事件后,白玉京那些对她有爱慕之心的精英弟子,都未再联系她,因而姜娉会不知道段云浩对她的处罚到底是什么,她本来以为自己应当是无事的,结果段云浩毫不留情地废了她。

    她心里生出了滔天的恨意,心里越恨,脸上的表情就越凄楚,将江落雪勾得泪水涟涟,抱着她哭,“姜师姐!你以后要怎么办,要怎么办啊,你今年十八,不出八十年,你就会死了,师尊怎么那么狠心,明明不全是你的错……”

    死这个字眼,挑动着姜娉敏感的神经,她心里冷笑,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面上却与她一块儿流起了泪,语气却越发轻柔,“师妹,师姐从小疼你,有好吃的,好用的,都让着你,现在师姐落难,师妹可愿意帮我?”

    江落雪退开些许,重重点头,“我愿意!师姐,只要能帮到你,我愿意!”

    姜娉笑了起来,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好师妹。”

    虽已经没了修为,但她手指上那特殊的须弥戒却是与她神魂相印,因而还是可以从中取出东西来。

    她取出了一个法阵,将房间的气息与外隔绝,目光重新落到江落雪脸上,见她有些许茫然,也未解释,只是眸光闪动着阴狠的光芒,她伸手握住了江落雪的肩膀,低语:“师妹,你若真心想帮我……”

    江落雪感觉到一丝异样,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肩膀,“师姐?”

    姜娉笑了起来,她脸上还流淌着泪水,但神情已经逐渐冷漠起来,她低声说完了那句话:“你若真心想帮我,就将根骨换给我罢。”

    她话音刚落,猛地抬手,将一根银针插进了江落雪额头。

    江落雪惨叫了一声,从床上跌落,手脚并用远离了姜娉,“……师、师姐?”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里有着恐惧。

    姜娉弯腰,柔声喊:“师妹,过来,到师姐这里来。”

    江落雪大脑一片空白,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落下来,“师姐,你想做什么?”

    姜娉说:“过来,师姐难道还能害你吗?”

    她说着这种荒谬的谎话,语气依然温柔,眼神也能清澈地注视着江落雪。

    “师姐,我疼,把针拔下来,好不好?”江落雪浑身哆嗦,却还是慢慢靠了过去,到这个时候,她还不肯相信姜娉会害死她,她的信任愚蠢又廉价。

    姜娉抱住她,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将那根银针完全推进了她的额头,“师姐不会让你痛的,睡一觉罢,你的根骨,师姐要了。”

    将江落雪的根骨换到了自己身上,灵气重新聚集在身体之中,姜娉唇角勾了起来。

    她低头凝视手里的捕魂珠,面露哀愁地叹气:“好师妹,对不起,你应该能理解我,我不能做一个凡人,你的根骨虽算不上绝佳,却也够我用到元婴,我会好好利用他的,你帮到师姐了。”

    说完,指尖凝出一些灵气,注入到捕魂珠之中,将江落雪的神魂也燃烧殆尽。

    至此,江落雪神魂俱灭。

    姜娉看着捕魂珠里璀璨的火光,眼眸之中只有疯狂。

    段云浩,他废她修为,终有一天,她会屠玄天宗满门,毁他道心,让他变成一个废人!

    戒指里传来一阵疲惫的男声,“姜娉,只有这一次,本尊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

    姜娉甜甜地笑道:“前辈,自然只会有这一次,而且,我想好了,我会为前辈夺取我兄长的身体,他根骨也算不错,又与龙族有牵扯联系,前辈若是得到他的身体,一定会如日中天。”

    男声顿了一下,声音里的疲惫感减轻了许多,“这般,也好。”

    姜娉笑了起来,又有几分感伤地道:“前辈,到头来,只有你在我身边。”

    戒指里的男人微微冷笑,却什么都未说,重新进入了沉睡。

    作者有话要说:  呱:所以我要哭一天吗

    雨:可惜我没看见

    感谢在2020-07-29 22:09:36~2020-07-30 00:19: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an贰 40瓶;Emp、薄荷喵、沙发爱变形、酒窝饱、琳琅、llu.B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www.cn3k5.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